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CCG發布《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20~2021)》藍皮書

    近日,全球化智庫(CCG)與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共同研究編著的《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20~2021)》藍皮書,在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正式出版?!吨袊魧W發展報告(2020~2021)》反映了我國留學發展的最新情況,解讀了新冠肺炎疫情下國內外留學發展的最新趨勢,分析了我國留學回國人員發展的新狀態,并探索教育對外開放的發展新路徑。

    報告顯示,留學目的地國呈現更加多元化發展態勢;在美博士留學生比例大幅下降,其他國家和地區將可能迎來高層次人才競爭的新機遇;中國學生赴美留學人數或遇拐點,我國學生出國留學目的地多元化時代即將到來;留學人員回國人數持續增加,擁有國際視野成為海歸群體核心競爭力。

    同時,根據報告,在單邊主義、保護主義的影響下,國際關系受到嚴重沖擊,全球留學趨勢正在向選擇開放的區域遷轉;突如其來的全球性新冠肺炎疫情,使得本就飽受政治影響的全球留學發展遭遇更加嚴峻的挑戰。疫情并沒有徹底阻斷國際交往,曾經側重線下互聯的世界借助信息技術的發展轉型為以線上互聯為主的模式,留學也轉為了在線學習。但礙于世界各國抗疫方式和抗議決心不盡相同,疫情可能會更加深刻地影響到未來一段時期內學生選擇出國留學的意愿與積極性,對國際教育和整個留學產業的發展具有深遠影響。

    自2012年研究編寫以來,CCG已在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七部《中國留學發展報告》藍皮書。在全球疫情的持續蔓延中,此報告的出版為出國或來華留學工作的人員與涉及人才流動的各方提供一個較為全面的參考。以下為《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20~2021)》藍皮書報告要點:

    留學目的地國呈現更加多元化發展態勢

    報告顯示,在目前的國際局勢下,我國留學呈現出以下十一種趨勢:

    第一,留學目的地國呈現更加多元化發展態勢。英國與美國先后遭遇留學人數持續增長的拐點,留學人數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根據IIE最新發布的《2020年門戶開放報告》(The Open Doors Report 2020)統計數據,2019-2020學年在美國接受高等教育的國際學生為1,075,496人,同比2018-2019學年下降1.8%,是2008年經濟危機后赴美留學人數的首次下降。中國繼續保持全球第三大留學目的地國位置。

    表. 全球八大留學目的地國接受高等教育國際學生人數及增長情況

    單位:人,%

    資料來源:美國國際教育協會,Project Atlas (2019 release) The Open Doors Report 2020

     

    第二,發達國家留學相關政策走向不盡相同,國際學生流動格局或存在更多變化。報告分析,美國方面,拜登政府上臺后,如何確保美國作為移民國家的價值觀回歸,怎樣對留學和移民政策進行具體調整,能否有效挽救美國留學產業發展,仍有待進一步觀察,但總體預期普遍向好。英國方面,英國脫歐的大背景下,來自歐盟國家留學生主要關心學費和簽證問題,而來自非歐盟國家學生則更擔心受民粹主義影響。

    在美博士留學生比例大幅下降

    第三,在美博士留學生比例大幅下降,其他國家和地區將可能迎來高層次人才競爭的新機遇。根據報告,美國作為世界最大的留學國家,其博士留學生占比從2016年到2017年占比驟減至26%,同比下降了14個百分點。這與特朗普政府出臺的各類限制留學生赴美留學、就業和移民等相關政策有直接或間接的聯系。博士留學生占該國博士生比例的快速且持續下降,對于人口老齡化發展的發達經濟體來說,將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其經濟發展速度和科技創新水平。從世界層面來看,美國留學政策的收緊,也不利于全球人才的培養與可持續發展,但由于留學總體需求存續,在美博士留學生比例大幅下降,其他國家和地區將可能迎來高層次人才競爭的新機遇。

    在OECD國家接受高等教育的留學博士生占該教育階段群體的比例情況(2013-2017年)

    單位:%

    資料來源:OECD Data

    第四,疫情造成國際學生跨境流動受限,疫情防控前景不明,留學及相關產業面臨嚴重危機。根據全球化智庫(CCG)在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20-2021)》藍皮書,受疫情影響,美國多所高校收入大幅減少。在2020年春季學期短短幾個月內,美國全境高校收入減少了80億美元。英國官方估計,新冠肺炎疫情給英國高等教育帶來的損失將高達190億英鎊,約合1733億元人民幣。

    第五,我國出國留學人數繼續保持正增長,新冠肺炎疫情并未明顯影響出國留學的實際需求。全球化智庫(CCG)研究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持續蔓延,雖然給我國學生選擇出國留學帶來了一定的消極影響,但我國學生對于國際化優質高等教育的需求并未發生根本性改變,出國留學仍是重要的發展方向,只是會在全球疫情蔓延期間有所延遲。

    留學大眾化發展的趨勢更加明顯

    第六,中國學生赴美留學人數或遇拐點,我國學生出國留學目的地多元化時代即將到來。根據全球化智庫(CCG)在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20-2021)》藍皮書,雖然近15年來赴美留學人員總數持續增加,但其增長率自2009-2010學年以來持續下降的態勢并沒有明顯改變,從2009-2010年的29.9%下跌至2019-2020學年的0.8%。特朗普政府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應對不力、中美關系持續走低的影響下,我國出國留學人員在留學目的地國選擇上將可能進一步呈現出多元化發展趨勢,不少計劃出國留學的中國留學生將目光投向了留學環境及簽證政策更為友好,疫情控制更為有效的國家和地區。2020年7月18日發布的《啟德教育新常態下的留學現狀報告》中的統計數據顯示,選擇赴日本、新加坡、新西蘭的留學生比例均出現小幅提升,占比分別為4.54%、3.84%、2.51%。

    第七,自費留學仍然是我國出國留學的最主要群體,留學大眾化發展的趨勢更加明顯。根據報告,父母與親友的資助依然是中國大學本科畢業生最主要的留學費用來源,且該來源的占比從2013屆到2018屆一直呈現出穩步上升的趨勢,由2013屆的89%上升至2018屆的94.2%;另一方面,依靠國外大學或國外機構資助留學的學生占比則在逐年下降。在國際教育資源進一步開放、留學主要目的地國相對寬松友好的留學、就業及移民政策等多種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國留學生有了更加多元化的留學選擇,更多中國普通家庭的孩子有了更多的機會出國深造。

    表. 本科畢業生留學經濟來源比例變化(2013-2018屆)

    單位:%

    資料來源:參見麥可思-中國《2013-2018屆大學畢業生社會需求與培養質量調查》

     

    “在地留學”成為疫情期間新的替代選擇

     

    第八,中外合作辦學在疫情期間發揮了重要作用,“在地留學”將可能迎來新的發展機遇。全球化智庫(CCG)研究撰寫,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20-2021)》顯示,得益于我國中外合作辦學的快速發展,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出國留學有了新的應對方案,在中外合作辦學高校中學習的“在地留學”正在成為新的替代選擇。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中外合作辦學的實體機構以及具有良好合作關系的中外合作辦學項目的中方院校,正在成為本應在海外合作院校學習的中國學生開展線上和線下學習的重要載體,例如紐約大學的3000名中國留學生可以在上海紐約大學開展學習。

    海歸返鄉發展的熱情持續升高,新一線城市吸引力較大

    第九,留學人員回國人數持續增加,擁有國際視野成為海歸群體新的核心競爭力。隨著海歸群體不斷擴大,海歸就業的緊張形勢也進一步凸顯。海歸群體由2000年的13萬人增長到2019年的423.17萬人,增幅超過31倍。在海歸發展優勢方面,2019年的數據顯示,“具有國際視野”取代“語言溝通能力強”成為其在國內發展的主要優勢。

    第十,海歸返鄉發展的熱情持續升高,新一線城市吸引力較大。根據《2019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的調查結果,2019年,受訪海歸在選擇回國發展城市時考慮得三個最重要的因素為:“經濟發展快”“國際化程度高”和“具有多元文化,包容性強”。

    圖. 受訪海歸選擇回國發展的主要原因

    資料來源:全球化智庫(CCG):《2019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

    第十一,海歸認可中企全球化發展成果,創業熱情高。中國本土企業國際化飛速發展,國際競爭力日益增強,海歸調查報告的統計顯示,受訪海歸對中國本土領軍企業的全球化發展成果較為認可。其中,“市場覆蓋度”受到普遍認可,但“技術影響力”、“全球影響力”和“求職影響力”稍遜,這表明中國本土化領軍企業在海歸群體中有較好的認可度,但在提升綜合人才引力仍有提升空間。

    圖. 受訪海歸對中國本土領軍企業全球化發展的評價

    資料來源:全球化智庫(CCG):《2019中國海歸就業創業調查報告》

     

    建議國家給予其便利 著力解決海外留學生的實際困難與需求

     

    為進一步促進中國留學發展,CCG從以下五個方面提出建議:

    第一,出國留學仍然是我國培養國際人才的重要渠道,未來留學目的地國可以有更多選擇。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眾多高校出現經費收緊甚至嚴重制約學校發展的情況,將可能會有更多高校參與到吸引留學生的競爭中來,對于學生選擇出國留學來說可能會是一個較好的窗口期,但全球頂尖高校的競爭壓力將會增加。因此,可以同時申請不同國家和地區的多所海外高校,并在申請海外高校的同時申請參與國內實習,積攢相關領域經驗,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因歐美國家高校國內人員申請率升高而產生的競爭風險。此外,赴新加坡等國家和地區的留學情況向好,而前往“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也是未來留學與發展相結合的另一趨勢。

    第二,從服務貿易和全球人才培養角度詮釋中國留學發展,加強中美各層面在教育領域的合作與交流。中國學生赴美留學實際上為美國乃至世界經濟與科技發展做出了積極貢獻,美國個別政客對中國留學生的無端指責甚至誣陷,除了滿足其政治需求和民粹主義需要外,并不能滿足國家發展的實際利益需要。

    第三,加大對中外合作辦學的支持力度,在創新試驗區吸引更多世界著名高校建立分校。加大力度支持中外合作辦學和國際學校在華的進一步發展,不僅能夠減少疫情及主要留學生目的地國收緊的留學生政策帶來的負面影響,更重要的是,從長遠角度來看,能夠促進我國教育教學體制機制的改革創新。

    第四,積極應對海外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留學生的影響,著力解決海外留學生的實際困難與需求。國家各有關部門應進一步了解海外留學生的情況,依據各無法在國外按時完成學業的留學生及留學生家長的情況及意愿,對癥下藥,為其求學路保駕護航。對于愿意回國繼續學業的本科生及研究生階段的留學生,國家可根據不同學生的不同情況采取相應措施。對欲繼續留在國外但因疫情無法進行線下或線上學習的留學生,建議國家給予其便利,倡議國內在服務好本校學生的情況下,仍有余力的高校幫助對應學科專業的留學生繼續完成學習任務。

    第五,鼓勵留學人員回國發展,為海歸群體和全球優秀青年人才提供更加完善友好的服務體系。建立健全海外留學生回國就業、創業的渠道和機制,提供并完善包括稅收、工資、落戶、住房、子女教育等方面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發展激勵與保障措施。強調人才吸引政策在行業、區域、職業發展階段等方面的差異性與針對性?;谝咔楸尘跋氯瞬呕亓鞯膹碗s性,應進一步發展國家及區域留學人才服務中心的統籌作用,有效協調各戰略與組織部門,實現高端人才與優勢產業的精準匹配。注重發揮高校、智庫、企業人才研究部門、以及如歐美同學會等民間組織的聯動作用,為更好地服務回流人才提供新的視角與建議。

    CCG一直致力于人才流動與教育國際化發展的研究工作。在過去的十年中,積極開展學術調研工作,連續多年發布一系列留學教育政策,人才競爭力,海歸就業等與留學生留學、工作,與創業環境相關的研究著作與報告,同時對于鼓勵中方人員出國留學與中國的教育國際化的環境營造問題亦進行了深入研究。致力于為我國出國留學,向外開展國際教育與來華留學工作的健康發展建言獻策。

     

    【相關鏈接】

    CCG發布《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20-2021)》

    CCG發布《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17)》

    CCG發布《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16)》

    CCG發布國際人才藍皮書《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15)》

    CCG發布國際人才藍皮書《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14)》

    CCG發布國際人才藍皮書《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13)》

    CCG發布國際人才藍皮書《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12)》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