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世界銀行聯合CCG深度解讀《全球經濟展望》報告

    ?

    [中文視頻回看]

    [英文視頻回看]

    2021年1月13日,全球化智庫(CCG)舉辦線上研討會,邀請世界銀行公平增長、金融與制度代理副行長兼預測局局長阿伊汗·高斯(Ayhan Kose)博士,世界銀行中國、韓國和蒙古局局長馬丁·芮澤(Martin Raiser)博士在線解讀《全球經濟展望》(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CCG主任王輝耀教授、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教授、世界銀行集團前景預測局高級經濟學家帕特里克·柯比(Patrick Alexander Kirby)、葉卡捷琳娜·瓦沙克馬澤(Ekaterine T. Vashakmadze)參與研討。本次會議是今年世界銀行在其華盛頓總部發布報告后首次解讀報告內容,100余萬國內外觀眾通過多個平臺觀看了此次會議。

     

    在2021年1月期的《全球經濟展望》中,世界銀行對2021年的世界經濟前景作出了預期?;趯π鹿谝呙鐚V泛推廣使用的預估,繼2020年全球經濟萎縮4.3%后,全球經濟預計將在2021年增長4%,中國GDP增長預計達到7.9%,發達經濟體美國、歐洲及日本區域將分別達到3.5%、3.6%?及?2.5%的增長。

     

    王輝耀教授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已造成190多萬死亡人數,但現在很多國家都已在接種疫苗,我們要努力控制疫情,同時全球經濟的復蘇對防止我們陷入嚴重的衰退十分重要。世界銀行對中國和世界各國來說并不陌生。世界銀行在中國已經運行了幾十年,對中國的許多項目,基礎設施項目和可持續項目給予了很大的幫助。在過去40年里,中國近8億人擺脫了貧困,他認為世界銀行在這方面也發揮了非常積極的作用。他指出,中國將保持經濟的持續強勁增長。例如中國政府提出了“雙循環”措施,中國有4億多消費者,在全球的價值鏈上中國也會發揮重要積極的作用,中國在全球價值鏈的中心位置將持續加強。希望中國能對世界經濟做出貢獻,與國際社會共同應對疫情,尤其是在疫苗方面合作,中國可以聯合歐盟、美國召開疫苗峰會,更好地應對疫情。

    阿伊汗?高斯博士提出并解答了四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世界經濟增長短期前景將如何?2021年世界經濟恢復緩慢,面臨多種風險,新興市場、發展中經濟體和低收入國家經濟會下滑。伴隨疫情嚴重、疫苗配置滯后、高債務水平下的金融危機和大規模破產、過早地縮減財政和貨幣支持、政策支持效果有限、糧食危機挑戰嚴峻等問題風險,未來短期經濟復蘇可能疲軟。另一風險是長期經濟增長更不理想,經濟增長經歷比預期更嚴重的衰弱,家庭行為發生持久性變化,減少消費、服務、旅游等行為,貿易和外資流動比預期更疲弱,社會不穩定。第二個問題,新冠肺炎疫情怎樣提升了債務相關風險?債務將會激增,經濟低增長率損害債務償還能力,政策架構將遇新風險。第三個問題,新冠肺炎疫情如何使21世紀20年代經濟前景惡化?經濟增長放緩將更加明顯,這十年經濟增長仍不理想。第四個問題,政策應優先考慮什么?政府應優先考慮拯救受疫情威脅的生命,支持醫療系統,通過全球協作加速疫苗配置;應保護貧窮和弱勢人口,加強社會安全網絡,協調為最貧窮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提供債務減免;應穩定經濟基礎,扶助有生存能力的企業,完善破產框架,快速解決破產問題,拉動總需求,保持金融穩定;應強化政策和體制,加強數字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加強氣候變化應對能力的項目,完善教育以彌補疫情損失,開展全球政策協調以應對氣候變化、貿易和金融等全球挑戰。

     

    馬丁·芮澤(Martin Raiser)博士指出,2020年,中國的貿易表現非常穩健,雖然經歷了上半年的急劇下降,但中國的工廠比世界其它國家地區的更早復工,提供了世界各國所需要的商品。在全球經濟表現低迷的情況下,中國的出口表現非常出色,中國因此與眾不同。而同世界各國一樣,中國國內債務大量增加,生產力也在放緩,同樣的經濟增長模式不再適用,中國需要加大對中期增長的關注和必要的改革,以重新促進生產力的增長。中國的經濟復蘇帶來了不平衡,一個經濟體有很多投資,供應能力也很強,但在全球需求不復增加的背景下,卻不能產生國內需求來吸收這些供應,那它將面臨重大問題。同時,消費的恢復速度低于投資,“十四五”規劃背景下,中國需要培養向內需增長模式轉變的能力,將經濟增長的來源進一步向消費和生產力增長傾斜,減少像過去那樣依賴投資驅動和債務驅動的經濟增長,打贏“去風險化”戰役。這需要中國引入結構性改革措施,降低國內的儲蓄率、鼓勵消費。中國需要建立強大的金融保障體系,進一步開放勞動力市場,推動數字化的進行。資本的配置也要更多考慮未來潛在的增長領域,并根據市場原則,讓私營企業更多參與資本配置。

    姚洋教授表示,中國經濟的恢復現在主要來自于供給側,但需求側缺乏動力,目前基本由美國及歐洲的消費拉動所造成,有助于中國經濟的增長,但這種方式的可持續性較低,長期發展并不現實。在去年下半年,中國的出口開始減緩,在就業方面,中國在疫情期間失業率達10%,但在11月份降到4.5%。中國去年的收入也不斷上升,消費能力年度增長也為正向。病毒的擴散對經濟增長是危險因素,因此我們需快速地配置疫苗,應對風險。今年中國經濟的繁榮周期被疫情攔腰切斷。如果一切都恢復正常,中國將重新回到繁榮周期?!笆奈濉币巹潓⒄w經濟目標設為2035年,意味著每年的經濟增長率至少要達到4.8%。促進經濟發展的驅動因素有三個。第一,是技術的發展,中國的技術發展要不斷更新,而外界的壓力將刺激中國的技術繼續創新、改革。第二,是城鎮化以及城市間的勞動力的變化,大城市之間的流動需要更多的配置。第三部分是服務業的交互問題,在城鄉及區域之間的發展應得到更多的平衡發展。此外,2060年零碳排放也是中國政府需要面對的課題,需要在未來10年里積極采用相關措施并且探索有效的排放方案。最后,中國的債務問題對當地政府來說是一個重要問題。中國去年的債務從2019年增長了50%,對于經濟發展帶來負面因素,內部增長應當去有效淡化這些債務。

    世界銀行集團前景預測局高級經濟學家葉卡捷琳娜·瓦沙克馬澤(Ekaterine T. Vashakmadze)表示,關于金融償債能力,私營部門仍然非常脆弱,但像中國這樣的較大的主要經濟體仍然具有較大政策空間,需要注意全球發展動向和增長信號。對于中國的進出口,中國的出口會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保持增長,而當中國的政策使中國國內經濟回歸正軌之后,中國的進口也會慢慢恢復。

    世界銀行集團前景預測局高級經濟學家帕特里克·柯比(Patrick Alexander Kirby)表示,去年的經濟衰退主要發生在服務業,對貨物貿易等方面影響較小。全球價值鏈也不像想象的那么脆弱,反而可能成為韌性的來源。隨著全球復蘇和疫情的慢慢控制,需求會再次回歸服務業。但是我們現在期待一個稍稍放緩的貿易增長。

    《全球經濟展望》是世界銀行集團關于全球經濟發展和前景的旗艦報告,特別關注新興市場及發展中經濟體,每年兩期,于1月份和6月份發布,是各國政府、商界了解全球經濟走向的重要參考。CCG曾于2020年6月12日與世界銀行聯合舉辦線上會議解讀2020年6月期《全球經濟展望》。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