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20》藍皮書發布 亞洲國際移民增速顯著

     

    近日,《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20》(以下簡稱“報告”)在第五屆國際移民研究高峰論壇發布。報告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全球化智庫(CCG)和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共同研究編著。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副總編蔡繼輝出席論壇并作會議發言?!吨袊鴩H移民報告2020》以多元視角,對國際人口遷移現狀與趨勢、世界主要移民目的國移民政策趨向,并展望了后疫情時代的世界移民發展。

    報告指出,截至2019年,全球的國際移民已經達到2.72億人,占全球人口的3.5%。從國際移民洲際分布,超過半數的國際移民目的地是歐洲和亞洲,2019年歐洲和亞洲分別接納了8230萬(30.14%)和8356萬(30.86%)國際移民,北美則為5865萬(22%)。亞洲國際移民增速顯著。處于工作年齡的國際移民占國際移民數量的74%,20歲以下的移民比例略有下降。約有1.76億(2/3)的國際移民居住在高收入國家。

    ■ 國際移民總體增速放緩 區域內遷移頻繁

    全球化智庫(CCG)和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課題組研究發現,國際移民發展呈現新特征。首先,國際移民總體增速放緩,區域內遷移頻繁。2019年國際移民增長率進一步回落至2005年水平,為9.15%。多個OECD國家(美國、德國、英國等),獲得永居的移民數量出現明顯下滑。區域內人口遷移頻繁,2019年各大洲區域內移民規??偤图s為1.43億,約占國際移民總數的52.6%,相比2015年增長12.3%,高于國際移民總體增速。

    第二,移民勞工數量持續增長,地理集中趨勢明顯。國際勞工組織估算,2017年全球約有1.64億移民勞工,占國際移民存量的64%,流向OECD國家的勞務移民持續增加,2017年同比增長了6%。約有1.11億的勞務移民流向高收入國家,占比67.9%,下降6.8個百分點。這與近年來以美國、英國為代表的高收入國家不斷收緊勞務移民政策有關。流出國的勞動力短缺,僑匯形成一定經濟彌補。

    第三、家庭移民仍為永久性移民的主要渠道,但規模略有收縮。 2017年,流入OECD國家的家庭移民和家庭陪伴移民合計約有200萬人,占比高達41%;其次是自由流動(28%)、人道主義(14%)、勞工(11%)。隨著主要國家移民政策的整體收緊,家庭團聚的移民審批手續變得更加嚴格,移民規模開始出現小幅收縮。2017年美國家庭移民數量下降6%,新西蘭、愛爾蘭、挪威和韓國分別下降22%、20%、7%和5%。相比勞工移民,家庭移民的社會貢獻度往往更低,這主要體現在相對較低的就業率與市場薪資水平上。

    第四、國際移民管理體系取得一定成效,區域間協同機制作用仍然有限。《移民問題全球契約》幫助各國制定有效移民應對機制和協同方式?!稏|非共同市場議定書》等區域協定促進了地區間勞動力的自由流動和經濟發展。歐洲極右翼勢力抬頭導致的多國退出《移民問題全球契約》,以及IOM的AVRR項目受助人群的減少(2018年同期減少12%)。

    在世界主要移民目的國移民政策趨向方面。首先,“人才戰爭”日漸激烈,引智政策逐步升級。比如日本,針對高層次人才設立“高度專門職業1號/2號”簽證,并通過構建高層次人才積分制度進一步擴大高層次人才的引進規模;日本通過調整積分標準及增設加分項降低高層次人才資格門檻;放寬簽證條件;迅速獲得永居(積分70分以上3年,80分以上1年);提前完成其在《未來投資戰略2017》中提出的在2022年底前引進2萬名高層次人才的目標。英國則取消人才簽證的每年度發放上限,取消人才簽證申請者必須在抵英前確定其就業去向的限制;推出全球人才簽證、創業簽證和創新者簽證;全球人才簽證持有者工作3-5年可申請永居;新簽證對申請人的英語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反映出英國期望創業人才更好地融入當地。多數歐盟成員國在2018-2019年間先后修改法律,放寬非歐盟科研人員及學生在歐盟成員國境內流動的條件:其中,西班牙、葡萄牙等國簡化了在本國接受高等教育的非歐盟留學生申請暫住許可和工作簽證的流程,瑞典等國則宣布放寬對研究和高等教育人士居留許可的發放限制;西班牙、意大利、丹麥、法國等國為外國創業人才提供簽證與孵化器支持。美國則將綠卡配額向職業移民轉移,將高技能移民占比從12%提高至57%;設置移民積分制度,根據申請者年齡、文憑、技能水平等指標評定相應分數,擇優發放綠卡;通過《2019年高技能移民公平法案》,吸引科技人才。第二,多國擴大勞動力引進,“定向移民”趨勢明顯。第三,難民管制趨于嚴格,國際治理前景難測。第四,英國“歐盟定居計劃”爭議未休。

     

    ■ 移民輸出總量世界第三 赴歐移民存量增速明顯提升

     

    根據全球化智庫(CCG)與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研究編寫,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20》藍皮書,中國國際移民在世界上呈現出六個特點。

    第一,移民輸出總量世界第三,赴歐移民存量增速明顯提升。2019年聯合國經社部發布關于全球國際移民存量的報告顯示,中國大陸以約1073.23萬的輸出移民成為世界第三大移民輸出國。亞洲作為主要輸出來源區域增速明顯放緩,由2010-2015年間的7.36%下降至2015-2019年間的0.16%。同時,北美作為傳統移民目的區域,其同期增速也呈現顯著下降,由30.95%跌至8.09%。

    第二,美日加仍為主要移民目的國,新加坡移民存量銳減。進一步從輸出目的國家分布看,除中國大陸遷往中國香港的227.23萬人及遷往澳門的29.76萬人外,2019年中國大陸輸出移民前20大目的國構成無明細變化,美國以288.92萬人占據榜首,其次是日本的78.48萬人以及加拿大的69.15萬人。對于移民輸出前20大目的國的梳理發現,其中發達國家13個,發展中國家7個,發達國家占比略高于發展中國家。2015年、2019年中國大陸輸出移民前20大目的國,見下圖。

    圖? 截至2015年、2019年中國大陸輸出移民前20大目的國(單位:人)

      注:“2015年”一列中括號內數據表示該國在2015年的排名。

    第三、出國留學熱潮不退,移民年輕化趨勢顯現。根據2019年美國《門戶開放報告》顯示,2018-2019學年在美中國留學生數量達369548人,占國際學生總數的33.7% ,繼續蟬聯最大國際留學生生源國;而根據《2019年英國留學生報告》,中國大陸留英學生總數達到10.6萬人,占全英國際學生總數的23.2%,增幅達12%,成為第一大來源國。低齡留學規模逐步擴大趨勢愈發顯現。近十年來赴美就讀高中的中國學生人數增長了98.6倍,遠高于本科階段的14倍。

    第四、赴美移民:直系親屬移民成為主體,投資移民急速下滑。從職業移民中的EB-5簽證類別(投資移民)來看,長期以來中國一直是該類別簽證的主要來源國,而近年來這一簽證占比持續下跌。根據美國簽證年度報告統計,2019年,中國獲得EB-5簽證的人數為3894人,是自2015年以來的連續“五連跌”,而其占全美同類簽證的比例更是進一步“縮水”,由2015年的86.81%下滑至2019年的49.36%。

     

     

    第五、全球征稅(CRS)計劃或影響高凈值投資移民流向與方式。隨著CRS全球征稅計劃的不斷推進,高資產移民將在資產全球配置與移民地域選擇上將更加慎重,低稅收及非CRS國家越來越受到關注,成為新興高凈值投資移民群體合理避稅的重要選擇。

    第六,移民服務規模增長迅速,專業化轉型迫在眉睫。近年來,中國輸出移民的快速增長帶動了移民及留學中介行業的蓬勃發展。目前,傳統移民服務內容主要偏向政策咨詢、申請運作及投資顧問等。然而,隨著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移民國家的政策收緊,加之信息透明化程度不斷提升,移民服務行業不可避免的將遭到新的挑戰。傳統借助移民信息不對稱來打造服務內容的模式將逐漸被淘汰,全鏈條服務及專業化顧問形式將成為新的發展趨勢。

    ■ 后疫情時代世界移民發展展望 國際人口遷移規模將明顯收縮

    全球化智庫(CCG)和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課題組對后疫情時代世界移民發展進行了展望。2020年席卷世界的新冠疫情成為近二十年來全球重大的公共衛生危機,在對世界經濟造成重大打擊的同時,對于世界人口遷移與中國移民發展也將帶來深遠影響。長期以來,由于國際人口的頻繁遷移與生產要素的跨區域流通,世界早已聯結地球村,人類越來越成為命運共同體,全球性公共衛生事件的暴發將引發公眾對于這種高度聯結世界的重新思考。為抗擊疫情,世界各國紛紛采取限制入出境等“封國”、“封城”措施,在短期內極大限制了人口在全國范圍內的自由流動,國際人口遷移規模將明顯收縮。

    與此同時,疫情嚴重沖擊全球供應鏈,本土產業鏈安全再次回到經濟發展的視域范圍內,并受到各國政府的高度重視,凱恩斯的政府干預理論重新受到西方社會的廣泛推崇,“保護主義”抬頭,逆全球化趨勢似乎正在加速顯現。2020年3月13日,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并簽署暫停移民入境美國行政令。而在此之前,世界各國為了防抗疫情,紛紛調整出入境與移民政策,移民問題成為政黨轉移疫情所造成的社會矛盾的重要話題,“反移民”思潮在部分西方國家進一步強化。在社會情緒因疫情和停工停產沖擊而顯著波動的情況下,這些國家的民眾易于將這種指責投射到離其最近的那部分“中國”,即當地的亞裔移民。

    國際智力流動或開啟新模式。受疫情影響,許多國際科技、人才交流活動從線下轉為線上開展,客觀上為虛擬空間內的國際智力流動提供了新機會。盡管疫情期間人才難以在實體空間內進行國際遷移,但虛擬空間內的國際智力流動頻率已大幅提升。例如,在線會議平臺Zoom的日均用戶量已從2019年12月的1000萬人劇增至2020年3月的2億人。同時,部分國際知名高校也宣布,將于2020年秋季學期對無法抵達美國的外國留學生實施遠程授課。上述措施緩解了實體空間內人才交流趨緩帶來的負面效應,開辟了人力交流的新模式。

    作為世界百強的中國社會智庫,CCG長期致力于人才國際化等領域的研究,連續多年出版《中國留學發展報告》、《中國海歸發展報告》、《中國國際移民報告》、《海外華人華僑專業人士報告》等多部有影響力的藍皮書和數十部人才研究著作,奠定了在國際人才研究領域的領先地位。CCG還連續多年與國際移民組織(IOM)合作,研究編譯《世界移民報告》中文版,該報告已成為國內外政策制定者、研究者以及移民從業者的重要參考。

     

    《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20)》藍皮書

    《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18)》藍皮書

    《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15)》藍皮書

    《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14)》藍皮書

    《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12)》藍皮書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