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面對生存挑戰,美國和中國注定要共存

    2020年11月19日

    ■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初定,全球化未來何去何從?

    ■ 未來四年內,美國國內政治格局將如何塑造全球化軌跡?

    ■ 中國和世界將如何應對美國及其在全球化中角色的變化?


     

    2020年11月11日至12日,全球化智庫(CCG)舉辦第六屆中國與全球化論壇。11月11日,以“全球化的十字路口:美國大選及其對中國和世界的影響”為主題的研討會在線上舉行。研討會由全球化智庫理事長王輝耀主持,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的創始院長格雷厄姆·艾利森 (Graham Allison),美國布魯金斯學會主席約翰·桑頓 (John Thornton),《世界是平的》作者、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 (Thomas Friedman),CCG聯席主席、恒隆地產董事長陳啟宗 (Ronnie Chan),CCG顧問、財政部前副部長朱光耀參與研討。

     

     

     

    “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的創始院長格雷厄姆·艾利森 (Graham Allison) 表示,美中關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系。隨著美國完成新一屆政府的選舉,若拜登順利就職,新的美國政府將迎來三方面的改變,包括摒棄“美國優先”、摒棄美國的單邊主義以及實行更加強硬但“更聰明”的對華政策。但同時,格雷厄姆·艾利森指出,拜登也可能會逐漸認識到特普朗沒有認識到的問題,即中國是真正的”修昔底德式的”競爭對手,但美國和中國卻注定要共存,因為兩國都面臨生存的挑戰,包括核戰爭的風險和氣候變化。

     

    以下為格雷厄姆·艾利森教授的演講全文:

     

    隨著美國完成新一屆政府的選舉,我們無疑正處于一個關鍵時刻。眾所周知,美中關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系。事實上,它是全球化和未來國際秩序的決定性關系。

    首先,讓我就拜登政府發表幾點看法。假設拜登在1月20日宣誓就職,我們會見到一個新的美國政府,可能會發生三方面改變:

    第一,摒棄“美國優先”。這樣有利于美國盟友,甚至是國際組織機構。所以,拜登政府將認真重組美國的盟友和聯盟。我想我們會很快看到特朗普總統從德國撤軍1.2萬人的決定被推翻。

    第二,摒棄美國的單邊主義。拜登會更多關注多邊的國際機構、計劃和倡議,以及采取多邊的方式應對新冠疫情,此外,他還會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和世界衛生組織(WHO)、重組世貿組織(WTO)以及同俄羅斯開展軍控。

    第三,在對華關系上,拜登會展示出更加強力、聰明的舉措,不會再進行雙邊貿易沖突,但美國會在很多方面與中國進行競爭。

     

      在中美關系上,拜登可能會逐漸產生兩個認知變化,而特朗普政府對此沒有意識到。

    第一,拜登將承認中國是真正的“修昔底德式”的競爭對手。中國是一個迅速崛起的大國,并且在取代美國在過去一個世紀里的頂端位置和特權。在競爭和重新平衡的蹺蹺板中,中國正在顛覆國際秩序,而美國一直是這個國際秩序的主要建設者和監護人。因此,中美的競爭和過去美蘇的競爭不同?!靶尬舻椎孪葳濉笔怯山Y構性變化定義的。從本世紀初到現在,中國已經是世界最大的制造業工廠,中國是世界眾多國家的第一大貿易伙伴,中國首先從新冠疫情中恢復過來,是唯一一個經濟規模在2020年年末比年初大的經濟體以及自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已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根據這些情況可以看到,中國逐漸從無名小輩成長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F在,中國是一個不僅威脅到美國的位置,更有潛力替代美國位置的對手。認清這個事實是第一步。

    第二,拜登政府面臨的挑戰將是通過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美國文學作品《了不起的蓋茨比》作者)所說的考驗:一流智商的標準是頭腦中存在兩種截然相反的思想而并行不悖,依然維持正常行事的能力。中國將是威脅美國在各方面地位的強勁對手,但美國和中國卻注定要共存,因為兩國都面臨生存的挑戰。

    首先是核武器引發核戰爭的風險。這是我們在與蘇聯冷戰期間了解到的,當時被稱為瘋狂的“相互確保摧毀”(MAD)。就像羅納德里根說的那樣,無法在核戰爭中獲勝,因為發動核戰爭,就等于自我毀滅。因此,在該領域即使你是我最激烈的對手,我也要想辦法與你共存。

    第二,拜登政府會認識到,我們面臨的是氣候版的“相互確保摧毀”,而特朗普政府在氣候領域是做不到這一點的。?中國和美國,兩個主要的溫室氣體排放國,應共同應對氣候變化挑戰,保護我們賴以生存的生物圈。

    因此,我們要么找到一個共同努力的方式以共存,要么就是選擇自相殘殺。中美是對手,也有合作和共存的必要性。中美如何合作,是拜登政府和中國政府共同面對的挑戰。

    現在,美中雙方對彼此的看法都會更加現實。

    或許雙方仍會夸夸其談——“讓我們合作共同應對全球挑戰”。但首先要認清,美國將會把中國視為一個試圖取代自己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地位的對手,美國在每一個領域都有先進的技術,想成為南海問題的“仲裁者”,對臺灣問題也十分關注。

    我認為,中國人的觀點,不包括政府的公開言辭,看待美國和美國的雄心壯志總是要現實得多。所以我認為從一開始就保持清醒,彼此對對方進行現實評估,這可能才是積極的。盡管從潛在的結構關系來看,或者說當你看到一個既定的在位者或統治力量發生實質性改變時,從歷史上來看往往會導致戰爭。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實。但我想說的是,對事實真相有現實的認識,這很好。

    第二,我認為,拜登政府將會恢復井然有序的工作,而不是“推特治國”或“我醒來突然有了一個想法”來制定策略。拜登政府的策略將會是深思熟慮的、謹慎的和井然有序的,會與中國保持互相尊重。這是拜登性格的一部分,他的舉止將(與特朗普)大不相同。拜登政府將建立一個完整的結構,像奧巴馬政府一樣,有許多層次的對話并將試圖規劃出清晰的路線圖。所有這些都是非常積極的,我認為最困難的是,美國和中國都要面對這樣一個事實:雙方都很強大,雙方都有雄心壯志,而且在很多情況下彼此意見是不一致的。但我們不能互相殘殺,我們必須找到共同生存的方式。這需要創造力,但同時也是可控的。

    在商界,這通常被認為是合作競爭。我總是舉蘋果和三星的例子。在銷售智能手機方面,他們是最強勁的競爭對手。過去四到五年來,三星和蘋果一直在競爭做市場霸主。但三星曾是蘋果主要零部件的供應商。但去問問蒂姆·庫克,蘋果怎么能成為三星最激烈的競爭對手但仍從對手手上購買主要零部件呢?他說生活是復雜的。但我想說的是,生活是復雜的,這是一個挑戰,這對中國來說亦是如此。拜登團隊里有一些專業人士,我認為他們的頭腦中有兩個相互矛盾的想法,這樣的想法仍然在發揮作用,因為他們清楚地知道其中一種選擇就是共同毀滅。所以我才說看清現實是好的。

    通常在我結束一次談話時,人們認為我是悲觀的。我不是宿命論者,我只是想讓我們看清現實。因為我對想象力的作用持樂觀態度。事實上,我一直樂觀地認為,美國人和中國人都足夠聰明,可以向歷史學習。我們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動機來尋找合作的方式,既避免戰爭,也為了生存。

     

    (本文根據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的創始院長格雷厄姆·艾利森 (Graham Allison)在全球化智庫(CCG)2020年11月11日舉辦的“第六屆中國與全球化論壇”的以“全球化的十字路口:美國大選及其對中國和世界的影響”為主題的線上研討會上的發言整理,未經本人審閱,轉載請注明出處)

     

    關鍵詞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