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全球科技合作需創新、加強知識產權保護與相互尊重 ——記“圓桌研討二:全球化逆風背景下的全球科技合作”

    2020年9月8日,全球化智庫(CCG)與北京市商務局于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聯合主辦2020服貿會“服務業擴大開放暨第七屆企業全球化論壇”。其中四場論壇分別聚焦于疫情時代全球服務業開放與合作、逆全球化下的全球科技合作、金融服務貿易發展戰略與路徑以及區域自貿協定、自貿試驗區與供應鏈布局。

     

     

    圓桌論壇二由CCG高級研究員、DXC科技大中華地區原總裁劉宏主持,加納駐華大使愛德華·博阿滕(H.E. Edward Boateng),寬資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關新,高通公司全球副總裁郭濤,貝卡爾特集團全球特種產品業務和中國區首席執行官、集團執委廖駿,戴爾科技集團全球副總裁兼中國研發集團總經理劉偉,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寧宣鳳,瑞士駐華大使館科技參贊白尼克(Nektarios Palaskas),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CCG特邀高級研究員沈建光,國務院參事、中國科學院虛擬經濟與數據科學研究中心主任、CCG學術委員會專家石勇圍繞“全球化逆風背景下的全球科技合作”主題討論中國的科技創新帶給跨國公司的發展機會,在中國科技發展引起世界警惕的背景下科技企業需要采取的策略,各國政府和企業家如何發揮優勢、推動國際對話與交流等熱點議題。

     

    全球化應造福于所有國家,不只是某一些國家或群體

     

    加納駐華大使愛德華·博阿滕 (H.E. Edward Boateng) 強調全球化如何能夠使造福于所有國家,不僅只是某一些國家或者群體。博阿滕提出目前加納作為發展中國家如何進行跨越發展,如何能保證使用別國的先進技術,而不會擔憂國家安全問題,“小國最大的擔心就是有時不得不做一些選擇,技術研發有很高成本。作為一個小國資金投入較少,必須與他國合作。但問題我們只拿到最終產品?!?/p>

    針對中美貿易摩擦以及新冠疫情帶來的經濟問題,博阿滕認為這是非常危險的趨勢。全球供應鏈相互依存。一旦出現逆風向和打破供應鏈,會影響整個全球經濟?!半m然我們只生產非常小的部件,小零件生產基地有可能就會服務于整個社區和依賴于它生存的人民。一旦有一個地方發生變化,如果生產出來沒有辦法運輸,就會影響到下游?!?/p>

     

    瑞士駐華大使館科技參贊白尼克(Nektarios Palaskas)表示瑞士一直致力于全球化發展,瑞士在別國投資時會考量生態環境,教育與基礎設施,人才吸引以及稅收政策等因素。

    目前在此中美貿易摩擦背景下,白尼克指出國家之間須互相交往。雖然外交與政治掣肘,但應該能找到更多合作機會。比如就業和創新能夠使各方獲益。此外,白尼克指出應重塑全球價值鏈?!叭蚧寻l生一定改變。進程中有一些風向可能無法逆轉。在疫情期間已發生巨大變化,有些情況已經無法回到當初,有些裂痕則無法彌合”。

    全球科技合作需創新、加強知識產權保護與相互尊重

    戴爾科技集團全球副總裁兼中國研發集團總經理劉偉表示需要尊重創新內在規律,閉門造車時代已經過去,更需要國際合作。

     

    劉偉表示跨國公司來中國建立研發機構,是看中了中國市場,中國創新生態系統和生態體系,以及中國的創新人才?!斑@么多年,正因為中國的創新體系,特別是中國能夠提供這么多創新人才以及政府政策支持,才使得我們在中國研發領域這么多年良好發展?!?/p>

    關于創新人才,劉偉指出企業和學校在應用方面的聯合使雙方受益。劉偉表示,戴爾最近與清華、復旦、上交等學校開設人工智能課程,以前學校人工智能課程基本是從理論到理論、從算法到算法,企業參與進去后,有實際系統,應用案例,數據,與老師打造沉浸式課程,學生不只學到人工智能理論、算法,還有很多實踐經驗,能夠直接上手。

     

    高通公司全球副總裁郭濤指出,全球科技合作離不開知識產權保護和合作?!爸袊诔珜Ц哔|量的經濟和貿易發展,其核心離不開高質量創新,所以中國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是中國推進高質量發展的重要保障?!?/p>

    郭濤表示,中國政府強調不斷改善知識產權保護環境,將為下一階段不同市場主體公平競爭提供重要保障,也更加有利于外企和中國產業界全方位合作。

    同時,郭濤認為全球化智庫發布的《知識產權與亞太經貿一體化研究報告》,將中國知識產權和CPTPP對比研究,也列出中國知識產權優勢劣勢,改進空間、與借鑒意義。為中國下一步知識產權保護戰略提供了良好建議。

     

    貝卡爾特集團全球特種產品業務和中國區首席執行官、集團執委廖駿表示各方應相互尊重理解,才能強化科技領域進一步合作。

    廖駿指出,對知識產權的尊重一定要依法有效地落到實處,才能從產業鏈角度出發合作創新、共同打造健康的生態環境,實現多贏。從企業發展來看,作為制造業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業務占比已遠遠大于成熟市場占比。逆全球化思潮下,其他跨國企業被迫對自己的全球供應鏈和產業鏈調整,但很多跨國企業的發展離不開全球化帶來的機遇。

     

    大數據時代下,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要順應其方式

    2018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已達31.3萬億人民幣,占GDP34.8%。GDP三分之一依靠數字經濟有關產業推動。新技術無論是5G、物聯網,還是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均以大數據為基礎。而且大數據現已深入到生活各個方面。

     

    CCG學術委員會專家、國務院參事、中國科學院虛擬經濟與數據科學研究中心主任石勇指出需要探索數字經濟的四個階段:

    第一,數據收集。能不能考慮與其他國家加強數據收集的合作。盡管各國有自己的法律和關于數據的立法,但是合作收集數據對企業來講是好事,可在全球競爭中占到自己的位置。

    第二,數據分析。任何數據不分析不會產生價值。數據量大,變化頻率快,但其價值隱藏在看不見的地方,需要把它挖掘出來。

    第三,數據共享。共享除企業之外,國家層面也需要?,F在全世界有一個數據開放組織,共有79個國家參加。中國沒有參加,但中國正在積極投入數字經濟行業。去年5月發布的全球大數據報告表明,大部分國家數據的開放程度和其GDP增長成正比。數據來源于民眾,應服務于民眾。政府需想辦法把數據開放的法律服務做好。

    第四,數據保護。任何政府或者企業不能夠隨意使用數據,一定要得到許可。但是,數據的社會作用不可質疑,數據挖掘不是關心個體行為,是群體行為。要做到兩手硬,一手堅持數據開放,一手堅持個人隱私保護。

     

    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寧宣鳳指出數據保護與開放是硬幣的兩面。需對數據保持開放態度,如果數據不流動,不匯聚,不生成,則沒有意義。但是開放同時要保證數據安全,包括個人數據和匯集產業的大數據。

    寧宣鳳表示,歐美近年對數據安全保護趨嚴。歐盟《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對流動到區域外的數據嚴格審核。美國通過云法案及最近對中國實施“清潔網絡計劃”。中國企業在“互聯網+”大形式下,數據、信息、資金、技術流動,導致產品和服務流動均受很大限制。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已提出《全球數據安全倡議》,在數據安全保護背景下,在國與國多邊或者雙邊層面能夠加強合作。

     

    CCG特邀高級研究員、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分析為何中國在數字經濟領域有如此突破:

    首先與互聯網行業有關。中國應該有全世界最具競爭力的市場。美國每個細分市場均有明顯的龍頭企業。但中國互聯網世界每個細分領域都有幾個競爭對手,而且最大的競爭對手十分小心,第二、第三馬上會崛起取代。所以中國互聯網在數字經濟領域競爭激烈,市場自由。

    其次是中國政府引導。中國政府第一個提及數據作為第五大生產要素。如今大數據廣泛應用,包括移動支付,現在中國基本上在支付領域已跨越信用卡時代。新數字化時代下,中國電商物流均步入世界前列。數據在中國這一輪科技革命中發揮了巨大作用。

     

    寬資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關新提出數字化需要更多服務與支持。上海嘉定有一項試驗,可以下載一款應用程序,會有一輛無人車把乘客接送到嘉定任何一個地點,這需要政府支持。政府可以加大在數字應用上的支持力度。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