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中非對話:疫情下的挑戰與合作機遇

     

    2020年8月11日,全球化智庫(CCG)系列線上研討會之 “中非對話:疫情下的挑戰與合作機遇”成功舉辦。該會議由CCG聯合加納駐華大使館與睿納新國際咨詢公司共同舉辦。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林松添出席并致開幕辭。近20位非洲國家駐華大使、非盟駐華代表以及非洲商會和相關機構有關負責人出席研討會,就疫情對非洲國家的經貿影響、中非如何攜手提升經貿合作、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如何為中非貿易創造新的機遇、后疫情時代非洲國家如何增進在“一帶一路”中的機會等話題展開探討。

     

    今年也是中國與加納建交60周年,中加兩國傳統友誼歷久彌堅,務實合作成果豐碩。長期以來,中非雙方堅持真誠友好、平等相待。當前,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在世界各地蔓延,非洲是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地區之一。疫情發生以來,中國同包括加納在內的非洲國家患難與共、共同抗擊疫情。非洲大陸正在努力打好疫情控制和經濟復蘇的雙重戰役,在可預見的將來,中非合作對重振雙邊貿易和投資并恢復因疫情而中斷的人際交往的影響如何,值得中非共同關注。本次會議在此背景下舉辦,旨在匯集各方智慧,為疫情下的中非合作建言獻策。

     

    會上,加納駐華大使愛德華·博阿滕(Edward Boateng)致開幕辭。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中國前駐南非大使林松添,聯合國前副秘書長、非洲經濟委員會前執行秘書卡洛斯·洛佩斯(Carlos Lopes)發表主旨演講。非盟常駐中國代表拉赫曼塔拉·默罕默德·奧斯曼(Rahamtalla M. Osman)致閉幕辭。研討會由CCG主任王輝耀和睿納新國際咨詢公司(Development Reimagined)首席執行官芮婉潔(Hannah Ryder)主持。此次線上研討會是疫情暴發以來關于中非對話合作的會議中最多非洲駐華大使出席的一次。研討會吸引了國內外60余萬觀眾在線觀看。

    與會嘉賓一致認為,此次疫情是一場前所未有的人與自然的全球危機,對世界經濟社會發展尤其是非洲的旅游業、貿易、投資等已造成巨大沖擊。但危中有機,中非雙方應團結合作,在“一帶一路”倡議和中非合作論壇框架下,充分挖掘雙方在基礎設施建設、人力資源開發、資金支持和市場開放等領域的互利合作潛力。非方期待中國增加非洲商品進口,擴大雙邊市場準入,支持非洲國家經濟復蘇、渡過難關。

     

     

    加納駐華大使愛德華·博阿滕(Edward Boateng)在致開幕辭時表示,此次線上研討會討論的是后疫情時代的中非關系,是對于未來非常重要的議題。今年是中國和加納建交60周年,這份友誼是從克瓦米·恩克魯瑪(Kwame Nkrumah)總統和毛澤東主席等兩國老一輩領導人共同開創和培育的,并一直延續至今。加納及大部分非洲國家當時面臨的困境,今天亦然,如經濟問題、地緣政治問題等。今天非洲各國駐華大使齊聚一堂,就是要為未來出謀劃策,讓美好的想法成為現實。

     

    CCG主任王輝耀表示,非洲大陸是一個充滿希望和巨大發展潛力的大陸,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協議有望最終覆蓋12億人口,對非洲發展意義非凡,而且非洲是全世界具有年輕人口的大陸。非洲自貿協定在經濟、貿易、投資上讓非洲國家連成一片,使得非洲成為一個非常大的市場。未來大家去到一個非洲國家就相當于能夠打通五十多個非洲國家的渠道,便利了世界各國到非洲去開展貿易投資,也會推動非洲聯合抗疫、團結抗疫,凝聚各方的資金力量。中非有望借非洲自貿區建設開展更多經貿合作,中非合作的潛力和機會是巨大的。

     

     

    睿納新國際咨詢公司首席執行官芮婉潔(Hannah Ryder)介紹道,睿納新國際咨詢公司是一家總部設在北京的發展咨詢公司,公司的目標是削減貧困和穩定發展,主要聚焦于有關中國和非洲公司的項目。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公司一直致力于分享關于非洲疫情的信息,從中非雙方匯聚共識,尋求解決問題的辦法。

     

    患難與共,中方全方位多層次援助非洲

     

    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中國前駐南非大使林松添在主旨演講中表示,面對這場席卷全球的疫情,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獨善其身。疫情在中國爆發后,中國在國家領導人和政府的帶領下,積極應對疫情、率先復工復產,在疫情“大考”中交出了一份值得世界稱贊的答卷,為促進世界疫情防控和人權事業樹立了新典范。同時,中國政府采取了最嚴格、最負責的聯防聯控措施,有效遏制住病毒向海外輸出。當疫情在非洲暴發時,中方官民并舉,全方位、多層次向所有非洲國家提供援助、分享經驗。中非團結抗疫,以行動再次詮釋了中非是全天候的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在各方努力下,目前非洲疫情總體得到有效控制,但仍不容忽視。對此,林松添大使呼吁:一、中非團結一致,共同對單邊主義說“不”,堅定維護廣大發展中國家共同利益和世界公平與正義;二、美國當局應回歸理性,對美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生命安全負責,盡快控制住本國疫情,全方位切斷疫情向全世界的傳播途徑,停止破壞國際抗疫合作;三、美國等發達國家履行應有的國際責任,切實為非洲抗疫提供資金和物資支持,同時鼓勵和支持中國及國際社會和世界衛生組織加大援非抗疫努力;四、國際媒體應更多關注非洲疫情防控、民生和社會發展,不僅應關注非洲新冠肺炎疫情,同時應關注瘧疾、艾滋病等傳染病以及干旱等自然災害,將被邊緣化的非洲重新拉回全球抗疫斗爭的視線之中。

     

    聯合國前副秘書長、非洲經濟委員會前執行秘書卡洛斯·洛佩斯(Carlos Lopes)在主旨演講中表示,目前非洲在防疫控疫上面臨三方面的挑戰:第一,統計風險。非洲國家的統計能力普遍較低,而且非洲甚至有60%的人口沒有民事登記,無法進行全面檢測,因此當前數據并不能反映真實情況。第二,生產力問題。第三,全球性危機深刻影響著非洲。非洲之角地區遭受蝗蟲入侵,南部非洲國家遭遇持續干旱而東非多地洪水泛濫,還有因島嶼環境壓力而頻頻引發的沖突。此外,非洲缺乏有利的全球經濟環境。因此,與世界其他地區相比,疫情對非洲的影響要大得多。但卡洛斯·洛佩斯指出,疫情帶來挑戰的同時,也將促進非洲進行結構性改革,帶來發展機遇。對此,他建議,第一,非洲應加快工業化進程,從石油轉向更清潔、低碳的能源生產。非洲是中國最大的石油進口地,中國是大部分可再生能源設備的第一大生產國,因此,中國將是非洲最合適的合作伙伴。第二,非洲各國需要對高度依賴出口商品的現狀做出改變。目前非洲大約只有10%的耕地進行現代農業生產,只有6%的耕地得到灌溉,非洲農業生產潛力巨大,非洲可與中國在此領域加強合作。第三,非洲承擔了全球25%的疾病負擔,但其占全球衛生支出的份額低于1%,非洲大陸所消費的醫藥衛生產品總值還不到全球總量的2%,相較于物資援助,非洲更需要的是一個能占全球衛生支出1%的結構性解決方案。第四,加快科技改革與創新。第五,創造對話空間。目前,疫情對世界經濟造成了嚴重影響,國際社會對宏觀經濟學的正統性提出了質疑的同時還創造了對話與辯論的空間,去討論應如何處理公共資源和國家干預等問題。他表示,中國是能確保非洲的困境成為討論中心的最合適的合作伙伴。

    加強合作,中國力量力促非洲經濟社會復蘇

    北京大學非洲研究中心主任劉海方表示,教育對于非洲的發展意義深遠。上世紀90年代中國開始制定政策鼓勵在中國的非洲留學生回到他們的母國建設,但當時中國在非企業和機構尚少。長期以來,教育和現實經濟需求存在差距,很多非洲畢業生無法在非洲大陸找到合適的工作,于是去發達國家生活,造成了極大的人才流失。她認為,中國教育自身的吸引力巨大,超九成非洲學生自費來華留學。她指出,在專業性強、有實習工作合作項目的大學,獲得對非洲學生的專項獎學金的機會會更多,這將積極推動非洲學生回國建設,使教育符合現實的經濟需要。新冠肺炎疫情危機表明,那些在非洲的中小型中國企業能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在疫情期間他們生產了大量的個人防護裝備。從政策上鼓勵這些企業也能鼓勵在華非洲留學生回到非洲大陸貢獻自己的力量,與中國企業合作。

     

     

    發展經濟學家帕迪·斯揚加·努森(Paddy Siyanga Knudsen)認為,人類共同的未來需要伙伴關系,國家間的互動才會造就人民的交流。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種種事跡表明,不論在非洲還是在中國有時會發生一些不愉快的事件,這就需要加強政府和地方層面的對話。她表示,近年來前往非洲的中國游客數量一直在增加,非洲各國也需要思考中國游客的需求,并提供相應的服務。中非間的自由貿易協議以及一些便利政策都是正面發展。對于非法移民問題,她認為需要改革政策來達成一致。無論如何,各層級、多方面的對話是極為重要的,中國智慧能為非洲的發展添磚加瓦。

    加納投資促進中心首席執行官格蘭特(Yofi Grant)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告訴我們,沒有國家能夠獨善其身,需要全球合力應對并給出解決措施。在過去的幾年里,世界上增長最快的十個經濟體中,有六個來自非洲。當然,還有一些問題需要克服,例如,基礎設施赤字、技術赤字等。但是,非洲已經做好準備并且有能力重新協調全球關系。研究表明,中國對非洲基礎設施的投資幾乎是世界其他地區在過去的幾百年的10倍左右。他認為,非洲與中國的關系很關鍵,因為這是一種互惠的伙伴關系。他還表示,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協議是非洲在世界貿易中可以發揮作用的重要杠桿。

    Kentyna律師事務所負責人、非洲青年僑民組織(AYDO)全球教育大使賈絲廷娜·奧巴耶·阿賈拉(Justina Obaoye-Ajala)認為,中國有很多機會,這也催生了很多的非洲青年人移民到了中國。在過去,沒有人考慮來中國學習,但是現在由于有了獎學金,許多非洲人能到中國讀書。在畢業以后,許多非洲人留在中國,并在中國找到工作。賈絲廷娜·奧巴耶·阿賈拉表示自己就是獎學金的受益者,和其他人一樣對中國有著十足的信任。

     

    義烏非洲商業協會會長提拉·蘇拉哈塔(Tirera Sourakhata)指出,中國和非洲之間的人員往來是雙方深入交流、深度合作的關鍵,然而疫情讓其變得很困難。他指出,中非除了物流往來以外,人才交往是兩國貿易間的重要橋梁。他以他在義烏非洲商會的經驗,提到了在中國的非洲商人的普遍“訪客”感,這和兩國的交通距離和文化差異有關系,兩國商人們對于對方的深度了解和市場把握依然欠缺,而新冠肺炎疫情使這個有限度的交流雪上加霜。他鼓勵大家深入思考人員交往在后疫情時代的發展,同時認為線上平臺并不能取代就地訪問和交流。

     

    設計與技術學會創始人康斯坦斯·斯瓦尼克(Constance Swaniker)提到了技術教育對于非洲未來發展的重要性。她認為非洲的供應鏈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重大挑戰,而背后也有數十年積累下的結構性因素。非洲的技術相比世界很多地方是落后的,其勞動者素質不高,以至于巨大的人口基數無法轉換為紅利。她指出,對于技術教育的理解度低下甚至反感是問題的癥結:非洲人傳統上并不想將孩子送去學習技術,而進入這種場所學習的機會也偏少。她認為中國作為一個制造業大國,應當和非洲的社區攜手展開技術教育,提高勞動者素質,這樣不僅能為兩方創造巨大利潤,還可以為非洲的長遠發展提供環境。

     

    危中有機,疫情帶來中非交流合作新機遇

     

    聯合國人口基金駐華代表洪騰(Babatunde A. Ahonsi)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可以是推動全球協調反應的伙伴關系的機會,能讓中非的投資、人員往來等更好地發展。此次危機表明,世界需要創造更加公平的秩序,確保共享繁榮,促進非洲經濟增長,并且不僅僅是GDP的增長,而是給青年人創造幾百萬個新的工作機會。他強調,新冠肺炎疫情危機下要取得三個平衡,分別是公共衛生應對和經濟復蘇之間的平衡、非洲的短期和長期經濟發展之間的平衡以及新常態的平衡。

     

    埃塞俄比亞駐華大使特肖梅·托加(Teshome Toga Chanaka)認為,中國與非洲的關系是一個大國與一個大陸的關系,在這個關系中,中國是非洲的重要戰略合作伙伴。在疫情到來的時候,中國與非洲都在相互困難的時候相互幫助,提供物資。中國與非洲的商業合作與相互投資有著光明的前景,中方也應進一步鼓勵在非洲的投資。中非兩國之間的合作至關重要,提升非洲的整體實力與對非洲的技術轉移也同等重要。他建議,中國可以提供對于非洲學生在STEM(Science, Technology,Engineering, Mathematics)學科和職業教育領域的培訓,這對于中國和非洲來說都很有利。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駐華大使伊莎貝爾·多明戈斯(Isabel Domingos)認為,中國和非洲是有著很多資源的國家與大陸,所以應該一起合作渡過疫情的難關。對于非洲的中小企業而言,疫情對他們的打擊很大,恢復也很困難。她指出。我們應該去考慮怎么給他們提供另一條出路。中國與非洲可互相分享經驗。在中國的幫助下,非洲龐大的市場將能夠被利用,能去尋找新的時代前進的方向。

     

    坦桑尼亞駐華大使姆貝爾瓦·凱路奇(Mbelwa Kairuki)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必將重新定義世界秩序,而面對逆境,中國和非洲各國必須維護其共同利益。他認為,在疫情破壞了工業供應鏈,導致國際貿易和投資萎縮以及商品市場的動蕩的情況下,中非深化貿易合作尤為重要;現在的中非貿易雖然是熱點話題,但是總量并不高,大部分還集中于非洲54個國家中的幾個大國,而行業也比較局限,他希望這一點能夠得到改變。他指出,中非之間應當建立一套服務于增進貿易的體系,這包括信息互通、質量認證、文化投資和技術援助。他認為只要雙方互相信息更為通達,對于市場有更好的把握,增進合作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佛得角共和國駐華大使塔尼亞·羅穆阿爾多(Tania Romualdo)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改變了全世界,雖然這是一個不幸的事件,但是這里面蘊藏著巨大的機會。尤其是聯合國、非洲聯盟駐華代表、非洲各國駐華大使使團、大學等中非雙方的合作伙伴,以及一些有組織的學生社團,正在開展非常有趣的活動。她認為,當大家探討非洲的未來時,需要學生的加入,而沒有人比在中國留學的非洲青年更合適。此前,他們已經在北京和中國其他幾個城市組織了三次“非洲周”。她十分贊賞“非洲網絡”等組織,這些組織的存在促進了留學生和在中國的非洲社區對中非之間活動的積極參與。

     

    肯尼亞駐華大使莎拉·塞雷姆(Sarah Serem)認為,新冠肺炎疫情事實上給全球化和中非交流帶來了新的機遇。這場全人類的危機讓人們意識到了團結與合作的重要性,而且也通過多種渠道證明了合作的可能性。中國在疫情期間盡力保障了在中國的非洲人的權益和健康,而非洲國家也如家鄉一樣保護了外國人的權益。他強調合作的重要性,并且認為要在中國市場上獲得最大利益,唯一一件必要的事就是讓非洲各國團結互通,貿易赤字會讓分裂的非洲吃苦頭,而合作的非洲將會更了解市場,從而在合作中獲得主動的、能夠制定戰略方針的地位。她同時認為,中國大學招收來自非洲的學生是合作中的重要一環,而精準的獎學金項目、增加非洲留學生在華實習機會會讓這種交流更加有效。

     

    非盟常駐中國代表拉赫曼塔拉·默罕默德·奧斯曼(Rahamtalla M.Osman) 在致閉幕辭時表示,目前非洲各國已為減輕新冠肺炎疫情對社會和經濟的負面影響提出各自的解決方案。對于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的建設,他指出,受疫情影響,原定于2020年7月1日正式實施的非洲大陸自貿協議被推遲,但倘若我們利用這個機會改進協議運行機制,開放市場,就能使中非雙方從中受益。其中最為關鍵的一點是,后疫情時代的政策應是向內的。他提出,非洲國家應關注自身資源,發展自身優勢,利用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協議撬動與中國,尤其是中國私營企業的市場和合作。他對習近平主席曾表示中國將支持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的建設表示感謝并認為,非洲的工業化發展離不開大量資源的投入,而債務問題在這里顯得尤為關鍵。中國應與非洲共同探索解決債務問題和增加相關國家收入的方法,降低貸款和債務對其帶來的負面影響。

     

     

    最后,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中國前駐南非大使林松添作總結發言,他積極評價研討會組織方的精心籌辦和與會嘉賓的建設性意見,并表示,21世紀是亞洲的世紀,也是非洲的世紀。中國用40年時間解決14億人民徹底擺脫絕對貧困的問題,為非洲國家實現自主可持續發展提供了更多選擇。中國在擺脫貧困和抗擊疫情等方面的成功經驗給世界以啟示:只要團結合作、致力于和平發展,什么奇跡都有可能創造。當前,全世界都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我們必須面對困難,同心協力,創新思維,加強合作,才能化危為機,實現涅槃重生,共同發展。

    作為世界百強的中國社會智庫,CCG 始終致力于全球化、國際關系、“一帶一路”等領域的研究,CCG在中非經貿合作、人文往來等領域開展了系列研究,并多次就非洲發展與合作舉辦研討會和論壇。此次研討會,CCG旨在為中非搭建疫情時期對話合作的平臺,為中非經貿等領域合作建言獻策。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