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全球化智庫(CCG)創始人王輝耀:中國國際學校與全球發展

    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對教育現狀產生了巨大影響,留學教育受到的沖擊尤其大。疫情結束后,留學教育格局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留學生如何規劃自己的未來?海外留學要注意什么事項?這些都是目前許多家庭和學子關心的問題,也是中國教育界需要思考的問題。

    2020年7月31日, 全球名校長論壇舉行線上專題論壇,主題為“疫情后的留學教育”。論壇上,全球化智庫(CCG)創始人,中國人才研究會副會長,中國歐美同學會副會長,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院長王輝耀發表主題演講。

     

     

    大家好,中國的教育,包括中國的國際教育,都處在一個前所未有的大挑戰、同時也是大機遇的時代,很高興和大家分享我們的一些研究。

    今天我想給大家介紹的主題是中國的國際教育與中國教育“走出去”。中國的教育已經在改革開放40多年來取得了巨大的發展,但我們也面臨很多嚴峻的挑戰。特別是中國的出國留學——全球化智庫從2012年起每年都會發布中國留學發展報告,報告顯示,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出國留學人數已達近600萬。最近我們遇到了新冠疫情,現在出國和來華留學的人數都受到了影響。這個時候我們要探討怎樣更好地開展線上教學;同時,未來中國的國際教育如何布局也非常值得我們思考。所以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中國未來的國際教育應該怎么做:這其中包括其他西方國家教育“走出去”的經驗、中國國際學校應該如何“走出去”、中國國際學?!白叱鋈ァ钡囊饬x,以及我們的一些建議,這些都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內容。

    中國現在面臨這樣一個教育格局:當下,全國有近3000所高校與1000多所國際學校,這其中包括國內民辦的國際學校和海外在華辦理的國際學校。那么,中國目前在海外的學校有多少所呢?中國在海外的學校其實寥寥無幾。在改革開放的40多年間,中國的產品“走出去”了,中國的企業“走出去”了,但是中國的教育并沒有“走出去”。我們的國際教育如何更好地“走出去”?這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問題。舉個例子:歐美發達國家一直把國際學校作為他們國家外交政策的一部分,在發展經濟、吸引與培養全球人才方面來為他們服務。

    例如,為了回應海外公民的教育需求,美國國務院專門設立了海外學校辦事處(Office of Overseas Schools),資助了135個國家和地區的193所學校;英國的國際學校遍布世界,全球有超過450萬學生就讀于8000多所英國的國際中學。當然,這些國家除了在國外辦學?;驅W校分部以外,它們開發的教材也在被全球許多其他學校使用。例如,很多海外學校直接采用英國國家課程。由此可見,發達國家在國際人才培養上是走在中國前面的。當然,我國之前也在推動中國語言、文化與中西教育結合“走出去”這些方面做過一些很好的嘗試,比如我們建立了華文學校;與此同時,我們也遇到了像孔子學院辦學受挫這樣的挑戰。我認為,除大學層面外,我們目前應更多地關注K-12(即從從kindergarten/幼兒園到12年級)的國際學校教育——在這一領域,我國在國際上的發展仍是個空白——這也是我們在研究的一個課題和方向。

    一個國家的開放即是人的開放,包括對國際人才的開放。實際上,中國非常重視人的教育。因此,中國目前在吸引全球留學生方面做出了一定的成效,但來華留學學生數量依舊遠遠趕不上出國留學學生數量。例如,我國2019年出國留學67萬人,但這還僅僅是統計了我國在海外高校的留學人數,并沒有統計中小學的。此次疫情,我們突然發現,我國有大量的中小學生在海外留學:在英國,我們就有好幾萬中小學留學生;在美國也有好幾萬這樣的學生。疫情之下,他們都無法回國,家長非常擔心。按照美國的一個統計,我國目前有37萬在校注冊的留美學生,這一數據中就不包含我國成千上萬赴美讀書的中小學學生;此外,還有許多來自中國的訪問學者,學校不一定為其注冊。所以,依據我們的判斷,如果把我國目前在美國學校的所有學生加起來,人數應不下于50萬;如果再加上那些完成學業后繼續留美實習工作的,這一數量將達到上百萬。

    相比之下,目前來華留學的學生數量實際上還不是特別多;其質量,包括其來源國家的層次也有待提高。按照教育部的統計,當下來華留學人數達47-48萬左右,但其中像中國學生“走出去”那樣真正讀學位的學生只有20來萬,而且是累計20來萬,并不是每年20來萬。這個總量還比不上我們一年出國留學學生的數量,因此,我國目前教育的進出差距還是非常大的。根據2018年的統計,現在來華留學的韓國學生是最多的,共5,0000多人;第二多的是來自泰國的學生,共28,600多人;來自巴基斯坦的有28,000多人;來自印度的有23,000多人;來自美國和俄羅斯的各有2,0000人左右;來自印度尼西亞的有15,000人左右;老撾和日本各來了14,000多人;哈薩克斯坦和越南分別來了11,000多人;來自孟加拉、法國和蒙古國的也各有1,0000余人;來自馬來西亞的有9000多人。我不知道這些數據是不是同時包括了讀學位的和短期來華學習的學生數量——在這40多萬來華留學學生的總量里,還有一半(比如暑假來中國讀幾個月語言的這種)是短期學生。剛才我提到的是來華留學生數量排名前15位的國家,我們經常聽說留學生都來自非洲——其實,這排名前15位國家里面一個非洲國家都沒有,所以我們還是應該用數據說話。但可以看到的是,包括韓國、美國、法國等在內的發達國家來華留學數量也有不少——所以我們認為,中國在吸引留學生方面已經有了一個很好的開始。

    然而,從在國際上辦學來講,我國現在才剛起步。中國現在已有10所中外合辦的獨立大學,比如寧波的諾丁漢大學、蘇州的西交利物浦大學、上海的紐約大學、昆山的杜克大學、溫州的肯恩大學等等。我發現,中外合作開辦的大學大概有一半以上都集中在了長三角地區,所以說經濟發達對吸引人才也是很有支撐力的。那么,我們出去辦的大學的呢?現在我所知道的比較成功的就是廈門大學在馬來西亞開辦的大學。但實際上,我們的大學“走出去”的很少,我們的中學“走出去”的更少,就像我剛才講到的,海外在中國開辦的國際學校加起來有上千所,中國在海外開辦的國際學校數量就寥寥無幾了。這也是目前我們關注的一個現象:為什么中國國際學?!白叱鋈ァ钡倪@么少?

    國際學?!白叱鋈ァ碧貏e需要政策扶植。例如,我國現在開展“一帶一路”,和100多國家和地區簽署了“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我認為今后該備忘錄中也可以加一條:我們中國也可以去這些國家辦學校。再例如,根據全球化智庫每年發布的中國國際學校報告,截至2018年,中國大陸地區(不包括港澳臺)總共有國際學校1028所,大量的國際學校都集中在了廣東、江蘇、上海、北京這些發達地區。其中,民辦國際學校的數量很大,增長也很快,占到了中國國際學??倲档?0%多。由此可見,中國民辦學校的積極性很高,國家也應該給予政策支持,鼓勵我們的民辦教育走出國門,到海外去辦學校。

    另外,中國這些年出國移民的人很多。按照聯合國經社理事會的統計,截至2019年,中國大陸(也不包括港澳臺)的海外移民總量達到了1073萬,相對2015年增加了約57萬人,成為繼印度和墨西哥后世界第三大移民輸出國。事實上,我國接收的移民很少,但現在生活在海外的中國移民已達到了1000多萬人。在我國海外移民的分布方面,目前,在亞洲有中國移民約500萬人;在北美洲有350萬;在歐洲有120多萬;在大洋洲有70多萬;在拉丁美洲有14萬;在非洲也有100多萬。這些移民在中國出生,從中國出去,他們的子女是需要接受教育的。因此存在這樣一個可觀的發展趨勢,即隨著我國在海外的移民越來越多,國際上對學習中文、中國文化、社會、歷史、經濟有著不斷擴大的需求。

    中國現在的經濟總量世界排名第二。未來亞洲的GDP將占到全世界GDP的50%以上,而中國在這其中起到了火車頭的作用??梢灶A見,全世界對了解中國、學習中文和中國文化的需求將會越來越大。除了從中國大陸出去的1000多萬移民,我們還有從港澳臺、從東南亞、從世界各地向外移民的華人;此外,中國還有數量可觀的駐外勞務人員,比如我國在非洲就有各類外派人員、新移民上百萬;再加上全世界七八十億人口中有相當一部分對中國文化、語言是感興趣的——所有的這些群體,特別是海外6000-7000萬的華人華僑,對中國教育,尤其中國國際教育,“走出去”有著巨大的需求。然而,優質的中國教育在這些地方嚴重不足。中國也到了這么一個階段,就像美國、英國一樣,我們需要在海外開辦國際學校,這也能夠滿足國際上的一種需求。

    西方國家教育“走出去”有很多經驗。比如,我剛才講到英國在海外有8000多所國際中學,其中有幾十所設置在英國的總部,有非常好的信譽,它們的私立、公立學校等都收獲了很多提升??梢?,英國非常重視他們海外學校的發展。美國實際上也是一樣:美國國務院的海外學校辦事處也鼓勵這些美國機構,包括美國公司、公民、基金會為海外學校提供資助籌款。加拿大亦是如此:加拿大在國際上也開辦了很多加拿大學校,在中國就有加拿大學?;蛘吆w加拿大課程的學校。他們的BC省、安大略省等很多省份把他們的教育標準化輸出,輸出地也包括新加坡、香港等等。英國在海外的公民有將近500萬人,占到了其總人口的7%;美國在海外的公民有680萬,也是非常多;加拿大的海外公民有100多萬。這些國家的國際學校原來都是為他們的公民服務,但后來都擴散到當地,接收當地的學生。就像中國的加拿大學校,其實接收了很多中國學生。

    今天我談的問題是什么?——中國的國際學校怎樣更好地走出去。在這方面我們已經有了一些經驗,國家也有了一些政策,比如中央國務院發布的《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提出了未來教育的十大戰略任務,其中包括開創教育對外開放新格局、加快建設中國特色海外國際學校等等,這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指導。那么,如何為海外的中國公民、華人華僑和其他國家的學生提供學習中國文化、接觸中國國際教育體系的便利?在這方面我們還可以做很多的工作。

    我國已經在國際學?!白叱鋈ァ狈矫嬗辛诵┏醪降慕涷炋剿?。例如在海外華文教育方面,國僑辦做過海外華文教材,已經在國際上中文學校得到了很好的采用,是一次很好的探索。另外,我國已經有一些學校開始“走出去”,比如人大附中在美國靠近普林斯頓的地方辦過一個分校;山東濟南承接了中國第一所海外國際學?!臀骼锛s中國國際學?!慕ㄔO與辦學工作,專門選派中英文老師到那里去參加教育;再比如馬來西亞中國國際學校的建設,采用的是中英文雙軌教育。我認為,未來我國國際學校走得出去走不出去的一個很重要的決定性因素在于它們的承接體系問題,即上中國國際學校的學生能不能同西方或中國的高等教育體系實現順利銜接。因此,如果我們要培養這方面的人才,最好的方式就是開辦雙語教育。雙語國際學校既能受到當地人的歡迎,又能受到中國學生的重視,將會吸引大量的華人華僑子女。同時,學生既能學中文,又能學英文;既能學中國教材,又能學國際教材,既能上國際上大學,也能考國內的大學,這樣的雙語學校會非常受歡迎。這樣培養出來的人就是未來非常需要的復合型人才。實際上,中國國際學校的組織案例也有很多了,比如我知道的大概就有一二十個中國資本收購國際學校的例子。但這些學校還沒有完全采用雙語教育——未來的挑戰在于如何涉及融入中文的雙語教育。

    最后,我想為中國國際學校的建設提一些建議。我們應該把我國的企業“走出去”、文化“走出去”、旅游“走出去”和教育“走出去”協調起來,同時大力扶持我國的民營企業、私營企業、甚至公立學校到國內國外去開展國際合作建立它們的國際學校和分部。我們要更好地應用雙語教育,使雙語教育成體系、成建制、成方案地“走出去”。此外,我們也要研究現行的國際教育特點、評價體系和未來的就學方向。要實現課程設置先行,不能完全以中國國內的課程標準為標準,要設計和打造一個世界標準的文化教育體系,同時把全球具有國際文化特色、國際語言特色和國際教育特色的內容兼收并蓄,形成一種中外共榮的體系。

    例如,我們可以吸收海外的教育內容,但同時也要強調中國的特色,因為畢竟它是中國國際學校,中文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方面。隨著中國的崛起,中國的發展對標準輸出這一方面的需求會越來越大?,F在我們國內的國際學校有 AP課程、有IB課程、有各種國際課程的標準,為什么中國不可以輸出標準?比如中國熊貓教育體系、未來中國的教育體系;中國現在有個新東方,為什么我們未來不可以有個新西方?我覺得,在這方面我們將是大有作為的。我國的HSK漢語水平考試還不夠,我們應該設立一個“走出去”的體系,同時調研國外的國際學校與華文學校市場,推動中國國際學校在現有的市場和中小學體系中更好地“走出去”。剛才也講到,我國現在正在推展“一帶一路”,已同 100多個沿線國家和地區簽署合作備忘錄。在此,教育要先行——只有解決了教育的問題、子女的問題,我們派出的人員、海外的華人華僑和當地的居民才會受益。如果我們能夠把優質的中國教育帶出去,為他們培養人才,他們肯定就會歡迎這一代人。

    另外,我們要培養師資。我認為,現在最大的挑戰就是沒有很好的師資。所以,我們要培養能夠勝任雙語教育的國際師資,同時還可以引進一批國際相關人才,在我們中國的國際學校開設英語課程,形成一個中外結合的良好模式。我們還要大力鼓勵民辦教育“走出去”,民辦教育海外辦學將會是未來中國教育國際化一個非常大的發展方向。如我之前所說,我們需要特別研究國際教育與教育全球化;我們需要構筑一個中國國際教育、國際學校體系,做到把中國的教育真正地“走出去”。為了實現這些,我們還要進一步解放思想,在國內選拔優秀人才的同時廣納全球英才,來開展這種國際雙語教育。

     

    文章選自搜狐教育,2020年7月31日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