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馬丁·雅克:特朗普已經掉溝里了,中國絕不能被他帶進去

    2020年7月28日

    近日,英國政府宣布禁止華為參與英國的5G建設,且決定在2027年之前將華為5G設備徹底排除。這是英國出于精致利己主義心態精心設計的一步棋,還是半推半就充當了某個守成大國的棋子?擺脫了華為5G設備,英國是否就保障了國家安全、市場份額以及科技領域的獨立發展?


    馬丁·雅克:我認為(英國)在5G問題上的立場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加上英國前不久決定離開歐盟,正式脫歐最終定在2021年1月1日。

    大致來講,英國目前面臨兩方面情況。一方面,英國把至今為止對于本國而言最大的市場(歐盟)拒之門外,現在又決定解除與華為的關系,禁用華為的5G設備,這是一個關鍵時刻。很明顯,5G將為技術、經濟和社會等領域帶來各式各樣的可能性。在此方面,英國在未來較長一段時間內肯定無法做好(全面)上線5G網絡的準備。確切地說,我認為英國政府低估了所需的時間。我認為至少需要5到10年時間(來追趕),在很大程度上是丟失的時光。而現在是個關鍵時刻。

    另一方面,面臨新冠肺炎及其影響等等。英國在疫情防控方面做得很糟糕。目前官方公布死亡病例數據是4.6萬人,實際數據肯定超過了6.5萬人。我們正面臨嚴重的經濟衰退。我估計在未來的幾年,我們將受困于巨大的經濟困難。這就是為什么我認為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英國同時面臨兩方面問題。這里要強調的另外一點是,這個問題歸根結底來說意味著什么?

    這意味著英國在自我孤立。它離開了歐盟,現在又把中國拒之門外?;仡?014年,有一段時間英國并不是這樣。首相卡梅倫和財長奧斯本領導下的英國政府接受了與中國建立新關系的想法。

    現在英國在往哪走? 它在倒退。它在站隊特朗普并跟隨特朗普的反華立場。放眼全世界,哪些是英國真正的朋友?說真的,基本上就是“五眼聯盟”那幾個: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這是一條通往歷史性自我孤立的道路。我認為對英國經濟的影響肯定會是負面的。如果他們擺脫所有的華為設備,他們需要從其他供應商那里購買新設備,基本上就是諾基亞和愛立信。他們估計這將耗費20億英鎊。如果他們繼續實行當前的政策,那么實際花費會比這多得多。

    就其對中國企業的影響而言,我認為迄今為止,中國的初步反應相當克制。但是,看著這樣的英國現狀、英國經濟、英國政府態度,中國企業很難充滿信心。如果你有一個像華為這樣的長期合作伙伴,而且在我們英國投資了很多錢,結果我們突然背棄它,這太瘋狂了。

    在我看來,中國政府的聲明是相當清醒和現實的。面對一個隨時會單邊行動、魯莽行事的國家,哪家公司會去投資呢?這對于英國吸引投資來說不是一個好跡象。那么之后走向會如何?讓我們假設美國政府的立場繼續保持,我個人認為它會這樣。即使特朗普沒有當選總統,即使拜登沒有當選,也會有所不同。

    但我認為,美國政府的行進方向會持續一段時間。因為這是美國國內一個深刻的變化,這也是基于美國人一整套新的心態。我認為英國政府正引領自己走向孤立?;蛟S有些事物會讓它恢復理智,或許約翰遜首相在位不會那么長,但(就5G一事而言)我并不樂觀。我認為這個決定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我認為英國正在發出這樣的訊息,即英國打算成為美國非常親密的盟友,并恢復到更早之前的立場。我是指,比如在2014、2015年英國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時,英國與美國的關系有所疏遠。

    我認為英國國內所有關于英國走向全球的說法都是胡說八道。這是一次撤退。如果有所謂全球影響力,這是從全球層面影響力的撤退。它甚至都不是在撤退回到西方。待會兒我會談到這一點。實際上它在往狹隘意義的西方撤退。

    比如我開始提到“五眼聯盟”,想一想他們是哪些國家?美國、英國、加拿大、新西蘭、澳大利亞。他們是什么?說白了,他們都是白人國家,其中四個還是英國的殖民地。這可不是西方。

    歐洲呢?英國已經背棄了歐洲。歐洲會怎么處理與華為的關系,我認為我們可以拭目以待。但就這一點而言,歐洲并沒有真正表達立場。需要關注的關鍵國家是德國,以及德國對華為的態度。我認為,德國對華關系更具戰略意義,更具歷史淵源。默克爾的立場和約翰遜完全不一樣,她和美國的關系也不一樣,她拒絕接受特朗普等等,而約翰遜顯然準備好了擁抱特朗普。這一點非常重要。

    歐洲的情況非常重要。讓我們以“一帶一路”倡議為例,事實上至少三個西歐國家已經簽署這一倡議。最重要的(幾個例子):去年5月意大利(簽署了合作文件),然后還有希臘和葡萄牙。除此之外,在中東歐有16個國家簽署了“一帶一路”倡議。這是在美國強烈反對的情況下進行的。從全球圖景來看,西方在分裂。我不會說瓦解,說瓦解我覺得有點過頭。西方出現了不同的立場,我預計這種情況很可能將持續下去。

    面對這種情況,中國必須機智應對。中國須盡可能地與多個國家建立關系。中國在某些情況下表現的強硬甚至強勢,這點很重要。但它一定不要與歐洲國家進行不必要的對抗。中國必須贏得它們的心,包括在必要時做出重大讓步。

    我們必須明白,中英關系有很長的歷史。盡管自2014年以來英國對華態度出現了積極轉變,但這種轉向是有限的,畢竟我們不能夸大其詞。但絕對是有所轉向。

    但如果你回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實際在二戰開始時已有苗頭——美國取代英國坐上了世界頭把交椅。在二戰之前,英國至少還能自以為占據主導,或與美國平起平坐。

    二戰后,情況不一樣了。二戰后,英國做出了歷史性妥協,接受了美國的主導地位,且尋求成為美國最親密的盟友,或者說“小兄弟”。結果就是,英國放棄了獨立地位,決定跟隨或者說“跪舔”美國。從那時起,幾乎沒有跡象表明,英國不是跟隨美國腳步。我懷疑,自1945年以來的時期,英國沒有跟隨美國腳步最重要的兩個例子,第一是20世紀60年代美國人希望英國向越南派兵,但英國工黨政府拒絕。第二是2014、2015年英國決定加入亞投行。在其它時候,英國始終是美國的“奴性追隨者”,所以對此不要過于感到驚訝。說來不幸,這背后有很長的歷史,但這并不適用于美國對華關系。

    我對華為公司、對中國政府的建議是,在這種情況下對華為來說,最重要的不是謀求生存,而是尋求發展。正是因為華為很成功,才出現了當前局面。我認為除了美國地位的重大轉變,以及英國“跪舔”美國,有一個時期中美之間在相對意義上互相接觸、互表仁慈,是基于美國(單方面的)兩個假設。第一個假設:中國永遠不會在經濟上挑戰美國。第二個假設:除非采用西方的方式即所謂民主制度,否則中國的政治制度講無法持續,中國就會碰壁。隨著2008年爆發金融危機,那樣一段時期結束了。美國人預測會發生在中國的危機,實際上發生在了美國。

    2013年,英國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議員親身體驗華為的相關新型設備。中新社發 龍宇陽 攝

    因此,就是從那時起,美國開始反思和調整對中國的看法。由于金融危機的爆發和中國的崛起,之前那兩個假設被全部推翻。

    因此,美國國內逐漸形成一種觀點,認為中國是個威脅,必須嚴肅對待中國。不管怎樣,他們必須阻止中國的崛起。當然,我知道中國遠非復印機、模仿者。實際上它作為技術創新者進入了全新的領域,并憑借強大實力與美國競爭。(中國上海)張江高科現在是(美國加州)硅谷的競爭對手。我的第一個觀點是,這是好事。華為是全世界最具創新精神的公司之一。它在遭到這種攻擊時需要保護自我才能夠存活下來。我認為華為會活下來,而且會繼續發展下去。

    當然,華為現在面臨必須解決的重大問題,它不能使用由美國公司供應或美國技術支持的芯片和半導體。所以華為需要加快在這些領域的發展。但我想對華為說,要堅持下去,在世界上盡可能多的國家維系供應商(合作關系)。我認為華為做得很好。在這種情況下,我對華為沒有任何批評。在英語中有一個短語,意思是鵬程萬里。你們公司很重要,而且重要性會日益凸顯。我認為華為對于中國而言是偉大的創新器。

    就中國政府而言,我認為自特朗普上臺以來,中國政府一直感到中美關系非常困難?;叵肓暯絼倓倱吸h的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那幾年,大概是2012年到2015之間,中國領導人在現代歷史上第一次在真正意義上成為了重要的國際人物。他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中國夢”、“一帶一路”倡議、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大國關系等。這些理念非常有趣,意義重大且富于創想。

    然后特朗普上臺了。此時,之前那個階段戛然而止。面對特朗普政府預想和設計的突襲,中國不得不展開防御姿態,處于守勢。我認為,在某種程度上,中國政府在思考如何應對這種情況中陷入兩難。這是一場殘忍的襲擊。我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保持創造力、建設性非常重要,不要發展成一種自我防御、自我隔離的態勢。中國繼續對外走出去、交朋友,開展新的對話、新的交流,提出新的倡議,這些仍然非常重要。尤其在當前氛圍下,我認為這些非常重要。這是我的主要觀點。

    同時,請記住美國至少某種意義上仍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經濟體。但要請記住,在這個世界上生活著眾多人口,足足70億人,這代表有許多對話是圍繞中國的。即便如此,中國也只占了世界人口的18%。而西方大概只占世界人口的12%。而且中國只是剛剛開始在更宏大的視野把自己看作一個世界大國,中國在處理這類問題上非常缺乏經驗,這是一條非常陡峭的學習曲線。當中國正在攀登這條學習曲線時,美國突然決定對它迎頭一棒。這也使得中國以這種方式(學習)更加困難。但這事關重大。

    因此,中國不應該卷入太多“戰役”。有時我覺得中國好像面對了多條戰線。以東盟國家為例,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關系非常重要。因此,圍繞中國南海的分歧與中美之間的問題相比微不足道。所以,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要在盡可能多的戰線上贏得盡可能多的朋友。這點非常重要的,這就是我的建議。

    這確實是非常困難的情況。我絕對理解中國目前的處境,但重要的是不要被卷入與特朗普的這種斗爭中。始終記住,永遠不要墮落到特朗普的水平。特朗普已經掉進溝里了,中國絕不能被特朗普帶溝里去。中國絕對不能陷入“以牙還牙”的死循環,一定要跳脫出來。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要不卑不亢,因為她的聽眾是全世界,而不僅僅是美國華盛頓的這個制造了這么多麻煩的家伙。整個世界是中國的聽眾。因此,中國必須把自己看作是在與世界對話。

     

    文章選自觀察者網,2020年7月24日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