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2018-2019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現狀和特點

    2018年,在復雜的國際局勢下,中國企業的全球投資影響力不斷提升,占全球外國直接投資流量比重連續三年超過10%,同時,中國的外資流入水平保持全球領先,穩居全球第二大對外投資目的國地位。本報告在對全球及中國企業對外投資分析基礎上,總結出中國企業全球化發展遇到的五大問題,并提出了對策建議:面對海外發展的不確定性,建議政府、企業與第三方服務機構攜手做好對外投資的風險管理,深入發掘亞非拉新興國家的投資機會;面對歐美發達國家對外資審查趨嚴,建議企業加強對高技術領域海外投資的前端布局,發掘投資新藍海,積極在海外設立研發中心,對接全球前沿技術;面對“一帶一路”可持續發展問題,建議增強“一帶一路”多邊性,鼓勵和支持中小企業參與建設,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作用;針對境外經貿合作區發展瓶頸,建議推動境外經貿合作區的轉型升級,形成上中下游配套發展的產業鏈,按照“共商、共建、共享”的理念,建立健全雙邊政府長效溝通協調機制等;針對中美貿易摩擦問題,提出改善中美貿易統計方法、維護多邊貿易機制等建議。

     

     

      2018年,全球經濟總體仍延續復蘇態勢,但增速明顯放緩,其中,歐盟在“英國脫歐”、歐洲右翼勢力大行其道,全球貿易緊張、美國加息等內外因素影響下,經濟增速回落近0.5個百分點;日本受自然災害、全球貿易摩擦等影響,經濟增速回落1.1個百分點;中國GDP增長了6.6%,雖然實現了6.5%的預期發展目標,但仍是1991年以來的新低;其他主要經濟體如加拿大、韓國、新加坡、土耳其等也均出現經濟增速放緩現象;美國在減稅、制造業回歸等政策刺激下,GDP增長了2.86%,實現近三年來的最快增速,但隨著政策刺激效果的減弱,預計增速將有所回落。

     

    圖1 2008—2018年世界及主要經濟體GDP增長率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

      在全球化遭遇嚴峻挑戰、貿易局勢緊張、地緣政治風險加大等國際背景下,預計2019至2020年全球經濟運行環境將更為嚴峻。從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發布的對2019年以及2020年世界經濟增長率預測來看,這些國際組織對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一再下調,深刻反映出在全球國際關系與經濟政策處于不確定性明顯增加的時期,全球貿易、對外投資等領域復蘇遇到瓶頸,世界經濟下行風險加大。

     

    表1 國際組織對世界經濟增長情況的預測

      資料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分別在2019年1月、4月和7月,對世界經濟增長率進行了三次預測,這里分別選取了1月和7月的預測值;世界銀行分別在2019年1月和6月進行了兩次預測;聯合國在2019年1月和5月分別進行了預測。

     

    (一)全球外國直接投資連續三年下滑,流入量為2010年以來最低

    2018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流入量從2017年的1.5萬億美元下降至1.3萬億美元,同比下降13%,雖然降幅較上年有所收窄,但全球外國直接投資流入量仍是201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CCG分析認為,美國稅改造成跨國公司海外留存利潤回流、中美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前景以及以歐美發達國家為代表的投資保護主義等因素是全球外國直接投資連年下降的重要原因。

    2017年12月,美國國會通過《2017年減稅及就業法案》(The Tax Cuts and Jobs Act of 2017),該法案不但將美國企業稅率下調至21%,還大幅取消了對企業海外回流利潤的征稅。在稅改政策影響下,美國跨國公司海外留存利潤開始回流。美聯儲數據顯示,近十年來,美國非金融企業海外留存利潤流量一直保持在1800億美元以上,2013年以來,上升到2000億美元以上,2018年1月,稅改法案生效后,跨國公司開始匯回海外留存利潤,整個2018年,海外留存利潤流量減少2933.63億美元??鐕竞M饬舸胬麧櫴瞧髽I進行海外再投資的主要資金來源,隨著利潤回流,美國公司利潤再投資大幅下降,這也是2018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流量繼續下滑的重要原因。

    圖 2 2009—2018年美國非金融企業海外留存利潤情況

    資料來源:美聯儲https://www.federalreserve.gov/。

      此外,中美貿易摩擦的不確定性前景使全球經濟前景承壓,對全球產業變遷產生重要影響,或將重塑全球產業鏈與價值鏈,這也將極大影響跨國公司在世界范圍內的投資決策。從全球范圍來看,以歐美發達國家為代表的投資保護主義傾向明顯,以涉及敏感行業、國家安全等為由,加強對外國投資的審查,迫使一些跨國并購以失敗告終。比如,2018年,阿里巴巴旗下數字支付公司螞蟻金服宣布放棄收購美國企業的速匯金國際,原因是美國政府相信該交易會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圖3 2009—2018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流入量

    資料來源: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

      (二) 發展中經濟體FDI凈流入平穩增長,其中流入亞洲的比例超過70%;轉型經濟體FDI凈流入量連續兩年下滑;北美對外投資大幅跳水,歐洲成為全球最大的對外投資區域

    金融危機后的近十年里,全球外國直接投資對發展中經濟體始終保持每年超過2000億美元的凈流入,2018年,發展中經濟體FDI凈流入2884.9億美元,同比增長26%。其中,亞洲發展中經濟體的FDI流入量自2015年以來占比一直超過70%。研究顯示,經濟增長潛力越大的國家越有利于FDI 凈流入,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數據說明全球外國直接投資較看好亞洲發展中經濟體的經濟增長潛力。

    發達經濟體一直是全球FDI的主要來源,不過,其對外投資在2015年達到1.24萬億美元的峰值后,連續三年呈下滑狀態。2018年,發達經濟體FDI流出量降到5584億美元,同比下降近40%,占全球外國直接投資流出量的比例為55.1%,比2017年下降9.85%。其中,北美對外投資大幅跳水,同比下降103%;歐洲對外投資4183.6億美元,占發達經濟體對外投資的74.9%,成為全球最大的對外投資區域。

    轉型經濟體的FDI凈流入量也出現了連續兩年下滑情況,2018年,轉型經濟體FDI凈流出39.6億美元。

     

    圖4 2009-2018年全球各大經濟體FDI凈流入量對比

    資料來源: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這里的FDI凈流入量=同期FDI流入量-同期FDI流出量。

      (三)綠地投資實現金額與數量的雙增長,跨國并購交易活躍度有所下降

    投資方式方面,綠地投資實現金額與數量的雙增長,其中金額上漲超過40個百分點,數量實現連續三年上漲;跨國并購在金額上同比增長17.5%,不過,跨國并購在數量上結束連續四年上漲態勢,同比下降2.1%,其交易活躍度有所下降。

    圖5 2009-2018年跨國并購與綠地投資總額對比

    資料來源: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

      (四)第一產業吸收外資創近年新高,同比增長286.3%;二三產業中,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金融業吸收外資金額占比最大,分別占26.6%與35.6%。

    2009年至今,除個別年份,第三產業吸收全球外國直接投資的金額一直是三大產業里面最多的,十年吸收外資6.98萬億美元,占比52%,第二產業十年吸收外資5.71萬億美元,占比43%。

     

    圖6 2009-2018年三大產業累計吸收FDI情況

    資料來源: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

      從2018年的情況來看,三大產業吸收外國直接投資金額均有所增長,其中漲幅最大的是第一產業,同比增長286.3%,達到708億美元。第二、三產業吸收外資金額分別增長了14.9%和34.4%,第二產業中,化學原料及化學制品制造業吸收外資金額占比最大,達到26.6%,其次是石油加工、煉焦及核燃料加工業,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等。第三產業中,金融業吸收外資金額所占比重最大,為35.6%,其次為商務服務業、電力、煤氣及水的生產和供應業等。

     

    圖7 2009-2018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在三大產業的分布情況

    資料來源: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

     

    (五) 日本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對外投資國,美國仍是全球最大對外投資目的國。

    近年來,日本的通信、金融、零售等行業企業積極進軍海外,對外直接投資呈增長之勢。2018年,日本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對外投資國,全年對外直接投資1431.6億美元;中國緊隨日本,由2017年的全球對外投資第三位上升到第二位;在全球前十大FDI來源國家中,法國和荷蘭的對外直接投資實現大幅增長,增長率分別為148.2%和110.5%。其中,法國對外直接投資額為該國近十年來最高;美國因受到該國跨國企業海外留存利潤大量回流的影響,未能進入全球對外投資經濟體前20位。

    圖8 2014—2018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流出量前十的國家/地區

    資料來源: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

     

    2018年,美國仍穩居全球最大對外投資目的國,全年吸收外資2518.1億美元。中國吸收外資1390.4億美元,同比增長3.7%,位居第二。從全球十大對外投資目的國/地區來看,西班牙、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對外資吸引力表現突出,其增長率分別達到108.4%、59.6%、42.9%。

     

    圖9 2014—2018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流入量前十的國家/地區

    資料來源: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

      (六)各國尤其是歐美發達國家對外資持謹慎態度,限制性外資政策數量創近年新高;亞洲發展中經濟體成為推動國際投資自由與便利化的關鍵力量

    2018年,各國出臺的外資政策總量為112項,同比減少22.2%,其中,自由與便利化政策以及中性政策出臺數量均出現大幅下降,分別下降33.7%和30.4%,與此形成鮮明對比,限制性政策出臺數量卻大幅上升了34.8%,全年出臺31項限制性政策,創2011年以來的新高。各國對外資態度更為謹慎尤其是對高新技術及關鍵基礎設施領域,比如,歐盟理事會通過了針對外商投資的新審查框架,美國眾議院和參議院相繼通過《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IRRMA法案),進一步擴大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審查權限,英國先后通過《英國外商投資審查新規》、《國家安全與投資》白皮書等。

    需要指出的是,在推動國際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過程中,亞洲發展中經濟體正扮演著重要角色。2018年,亞洲發展中經濟體出臺的42項國際投資政策中,76.2%屬于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政策;而歐美發達國家共出臺29項國際投資政策,其中72.4%屬于限制性政策。

     

    圖10 2008-2018年國家投資政策數量變動情況

    資料來源: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2019年世界投資報告》。

    文章選自《中國企業全球化報告(2020)》,王輝耀、苗綠主編,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