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徐洪才:中國最大的挑戰是中等收入陷阱 要走高質量發展道路

    2020年6月23日

    專家簡介

    徐洪才:全球化智庫(CCG)特邀高級研究員,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

    導語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開來后,世界經濟進入大蕭條已成為一個大概率事件。在此背景下,世界各國民粹主義、保護主義抬頭,外部環境的變化,對于中國經濟發展會產生很大的負面影響。在國內,消費、投資作為驅動經濟增長主要的引擎萎靡不振,老齡化社會漸行漸近,后疫情時代中國最大的挑戰是中等收入陷阱問題。今年以來,在疫情的推動之下我們出臺了一系列的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的政策舉措,提振了信心,同時也指明了一個正確的方向,就是沿著高質量發展的方向,堅定不移的進一步推動改革深化和擴大對外開放。

    外部環境進一步惡化,未來要依托內需驅動經濟

    新冠肺炎疫情改變了世界,當今世界格局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最直觀的感受就是中美關系日趨復雜化,這對中國未來的可持續發展、戰略機遇期有很大的影響。2019年年底時大家對2020年的世界經濟還寄予很大的期待,認為比2019年要好一些,但突如其來的疫情在全球蔓延開來后,大家感覺到一場大蕭條的來臨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的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顯示,今年全球經濟增長將萎縮3%。其中發達經濟體萎縮6%,美國萎縮6%左右,歐洲萎縮8%,日本萎縮6%。中國算是比較好的,這主要因為我們早期應對措施有力,今年預測中國經濟增長1.2%。3月中旬后,中國各地陸續復工復產,經濟恢復正?;行蛲七M,但是世界經濟外部環境的變化,對于中國經濟未來特別是下半年經濟的發展會產生很大的負面影響。

    比如外貿,2月我國外貿受到沖擊比較大,3、4月有序恢復,5月逐步進入平穩狀態,但二季度以后外貿訂單是急劇下降,這與國際供應鏈的中斷息息相關。在這種情況下,一個關鍵的產業鏈條出現問題,對整個產業鏈會產生整體性的沖擊,這種系統性風險可能是大家始料未及的,也是我們很難補救的。

    在這種情況下又滋生了民粹主義、保護主義,世界各國現在都在搞保護主義。中美之間經貿摩擦未來還充滿了很大的不確定性,從短期看很難出現明顯的好轉跡象。因此,我國未來經濟的發展,外需這一塊顯然受到很大的沖擊,盡管我們也出現了一些結構性的優化,現在第一大貿易伙伴是東盟,第二是歐洲,第三是美國。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中美之間的貿易規模很大,我國每年向美國出口有5000多億美元的商品和服務,同時形成3000多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在疫情沖擊之下,特別是中美關系復雜化背景之下,未來這種中國依靠外需拉動經濟顯然面臨很大的挑戰。

    雖然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發展中國家發展勢頭比較良好,但是總體而言外部環境進一步惡化,未來我們自力更生,依托內需驅動經濟,顯然是一個重要的戰略選項。

    消費投資兩大引擎萎靡不振,中等收入陷阱是最大挑戰

    過去十年,我們從外需、外貿依存度最高時接近70%下降到目前30%左右,未來可能還要進一步下降,但是中國的內需顯然也是疲弱的,過去幾年大家看到無論是投資需求還是消費需求都是整體上回落。今年2月受疫情嚴重沖擊,投資和消費需求史無前例同比下降10%以上,最近幾個月有所恢復,但是總體來看,消費作為驅動經濟增長主要的引擎其實現在是萎靡不振的,而投資方面,傳統投資領域產生的效益是明顯減弱,這次《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兩新一重”的重點投資領域概念,在新基建、新型城鎮化以及重大的民生工程項目這些領域,我們還有很大的投資發展潛力,但投資未來的可持續性也有賴于我們營商環境的持續改善。

    另一方面,中國的老齡化社會漸行漸近,今年就業是一個很大挑戰,“六?!薄傲€”里面把穩就業、保就業放在突出位置,在宏觀環境日益復雜的情況下,我們未來老齡化社會來臨以后,儲蓄力下降;另外中國的兩極分化,中產階級整體來看規模偏小,我們過去40年的改革開放積累下來,現在積累形成的中產階級也不過4億左右,未來后疫情時代,或者說從明年開始,也就是后小康社會,我們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問題。2019年我國人均收入達到1萬美元,未來要達到世界銀行所設定的人均收入1.3萬美元左右,整體進入高收入國家的行列,未來五年甚至更長一段時間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這有賴于新動能的培育,有賴于中產階級規模的擴大和形成。

    因此,未來中國面臨戰略空間、戰略發展機遇期受到美國的擠壓,受到后疫情時代變化的沖擊,同時我們自身老齡化社會漸行漸近,還有城鎮化進入后半場等一系列新的挑戰。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如何堅定不移地推動兩個百年奮斗目標戰略目標的實現和實施?

    中國要走高質量發展道路

    今年以來,在疫情的推動之下我們出臺了一系列的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的政策舉措,這為大家提振了信心,同時也指明了一個正確的方向,就是沿著高質量發展的方向,堅定不移的進一步推動改革深化和擴大對外開放。因此,新一輪的改革開放方興未艾,正在展開,在這種情況下,蘊含著我們營商環境未來還有賴于進一步的改善,包括創新環境、市場環境、生活環境。

    國家之間的競爭、產業之間的競爭、地區的競爭、企業的競爭賴于營商環境的改善,近兩年我們出臺了一系列國家層面的戰略舉措,包括大灣區的建設,包括新一輪3.0版本的西部大開發戰略舉措,也包括最新推出來海南自由貿易港的整體方案,我們的思路是清晰的,方向是正確的,那么沿著進一步推動擴大開放和深化改革這樣一個路徑,未來中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雖然充滿了很大的挑戰,但機遇也很多。

    這些機遇首先是體現在農村城鎮化,我們還有將近6億農民,未來中國從農村、從農業社會轉向一個工業社會,轉向一個后工業化社會、信息化的社會,這里面多重層面的疊加,進入現代化國家,從經濟層面上看,未來還有很大的潛力,新型城鎮化會帶動投資需求和消費需求的極大提升,這是中國未來內需發展潛力之所在。其次老齡化社會來臨以后,銀發經濟、大健康產業、養老產業的發展蘊含著很多新的機遇。

    再次就是我們自身釋放出來改革的潛能,比如土地制度改革、國有企業改革等,新一輪的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呼之欲出,進一步改善營商環境,特別是形成一個競爭中性的市場環境很重要,民營企業、國有企業、外商投資企業公平競爭,一視同仁。按照國際上的高水平的對外開放的標準要求,我們推動新一輪的擴大開放,這也是一個新機遇。很多領域也是通過擴大開放倒逼我們境內的改革,改革和開放之間形成一個良性互動,釋放新的發展紅利,特別是降低制度性的成本,這方面有很大的潛力。

    最后就是中國未來的產業鏈高級化、高端化,在全球產業鏈當中占據一個相對有利的位置。我們過去在制造業方面卓有成效,產業規模包括產業鏈完整程度都在世界上有目共睹的,未來對于創新動能培育這塊有堅實的基礎,特別是現代制造業、高科技產業的發展,中國有1.7億人口接受了大學和專業職業教育,這一批高素質的人才隊伍為未來的產業現代化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面對老齡化社會來臨以后人口紅利減弱,為人才紅利、人力資本價值的提升,潛力的釋放創造了有利條件。

    因此,筆者相信在未來五年或者是略微長一點的時間,中國經濟成功地突破中等收入陷阱,這可能是一個大概率事件。這次疫情改變了世界的結構,原來的預期到2031年、2032年前后,中國的GDP規模首次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現在看來要提前一點,預期到2029年,頂多2030年,我國GDP有望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在這樣一個背景之下,從微觀層面上來看,各級政府發揮其潛力,發揮積極性,在改善自身的營商環境方面大家都開動腦筋,開拓進取,推出一系列更多的創新性的舉措,這也為我們中國未來經濟的高質量發展,為中國實現兩個百年奮斗目標創造一個制度環境和有利條件。

     

    文章選自清華金融評論,2020年6月19日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