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解密大國背后的“第四力量”| 圖書推薦

    作者:王輝耀 ?苗綠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7年1月

    ?

    ?

    圖書序言

      智庫,又稱思想庫,英文為“Think Tank”,即為公共政策決策提供新思想、新理論、新方案的公共政策研究機構。

      全球化的今天,智庫對一個國家發展的重要性開始為越來越多的國家所認識。正如國際智庫研究知名學者詹姆斯·麥甘(James G. McGann)所言,“盡管各國智庫數量有增有減,但不可否認的是,智庫持續擴展著其在各個國家的影響力,不管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2015年,智庫已在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生根發芽。

      在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蘭德公司等眾多智庫被稱為“影子政府”“政府的外腦”,發揮著提供新思想、引導輿論、教育公眾、影響重大政策決策、為政府儲備與輸送人才等重要作用。其實早在1971年,美國學者保羅·迪克遜(Paul Dickson)就已經在其著作《思想庫》(Think Tanks)一書中,稱智庫是獨立于立法、行政、司法之外的“第四種權力”了,其影響力可見一斑。

      在中國,智庫更重要。

      中國有著自己獨特的國情,有著西方無法比擬的“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毋庸置疑,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能取得今天輝煌成就的秘訣之一。然而,這種優勢也是一把“雙刃劍”,如果決策不夠科學,甚至錯誤,那么帶來的后果是相當可怕的甚至是災難性的。吳邦國同志認為我們國家最大的浪費莫過于戰略決策的失誤。世界銀行也曾在一份早期研究中做出相關估計,認為我國“七五”計劃到“九五”計劃期間,投資決策失誤造成的經濟損失在4000億~5000億元。

      因此,中國政府的決策機制特別需要智庫的參與。如果能夠發揮智庫尤其是獨立社會智庫的作用,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彌補思想出口單一、缺乏不同論證的弊病。作為公眾表達利益訴求的一種重要形式,智庫的發展有利于推動中國的協商民主建設,使中國政府的決策機制更加民主,在某種意義上,完全可以把智庫看作中國的“第九大民主黨”,是協商民主的重要內容,是實現科學民主決策的重要保障。發展智庫實質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在要求。發展智庫的過程,就是不斷提升國家戰略決策科學化水平、不斷提升國家軟實力的過程。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同志多次提出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強調治國理政必須善于集中各方面的智慧,凝聚最廣泛的力量。這說明中國的領導層正在主動接納不同的聲音,這種納諫思想意味著中國思想產品市場的形成。這無疑為中國智庫的發展尤其是社會智庫的活躍開辟了一條新的道路。

      2015新年伊始,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印發了《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個推動智庫發展的綱領性文件。同年11月,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八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國家高端智庫建設試點工作方案》……伴隨著頂層設計緊鑼密鼓地出臺,我國掀起了智庫建設的熱潮。智庫數量的迅速增加對于推進政府科學決策、民主決策,健全決策咨詢制度,推動國家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無疑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在欣喜之余,我們也需要清醒地意識到,中國智庫發展遠未成熟,國內各類智庫都面臨著不同的發展困境,我國智庫在發展格局、專業性、傳播力、國際化等方面與歐美發達國家還有諸多差距,要由“智庫大國”變成“智庫強國”,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不過,對于中國智庫的前景,我們始終是樂觀的。且不談中國源遠流長的智囊文化,單從需求側來看,對內經濟轉型,對外大國崛起,中國所面臨的問題種類越來越多,復雜程度越來越高。政府需要答案,民眾也需要答案,這就是對智庫的需求。2008年,我和苗綠博士一起創辦了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在CCG創辦前后,我們拜訪過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美國外交關系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等30多家國際知名智庫,與上百位國內外智庫專家有過交流探討。2010年,我還專門到布魯金斯學會擔任訪問研究員,之后,我又到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擔任高級研究員,潛心探索國際智庫的運行之道。隨著對國際智庫的認識和深入了解,我深刻感受到智庫力量對一個國家崛起的意義所在。一個現代化大國的崛起,需要一大批具有獨立性、專業性、國際性和公信力、影響力的強大智庫提供智力支持。

      2014年,我們寫作出版了《大國智庫》一書,由人民出版社作為重點圖書出版。我們在書里分析了全球化時代世界各國智庫的發展情況,總結了國際智庫發展的規律與作用,并勾勒出未來中國智庫的發展路徑與前景。此書推出后,得到了社會各界的積極評價與良好的反饋,很多人與我們聯絡,希望可以更多的了解國際和國內智庫是如何具體建設與運作的。作為智庫發展的探索者與實踐者,我們深感這是一份責任,如果能夠將智庫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并將多年我們運營中國社會智庫經驗與實踐心得總結出來,為中國智庫建設的大潮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將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于是,我們開始策劃和寫作本書。為了使本書內容更翔實、可操作性更強,除了結合我們近10年來創辦和運營智庫的具體經驗和體會,我們還多次舉辦和參與聚集國內外頂級智庫專家的研討會。僅以2015年為例,6月,我們邀請了詹姆斯·麥甘教授在CCG北京總部發表了“如何建設全球化智庫”的演講。10月,CCG作為中國智庫代表受邀參加了在米蘭舉辦的第二屆全球智庫峰會,我們與布魯金斯學會、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威爾遜中心、英國查塔姆社等超過50個國家和地區的80多家國際知名智庫一起探討了智庫如何參與社會事務和政策決策等系列話題。在將近兩年的時間里,我們將一次次的思想碰撞與八年的實操經驗相結合,為大家推出了這本《大國背后的第四力量–如何建設和運營一個成功的智庫》。

      在本書里,我們將智庫的創新運營總結升華為“思想創新力、研究支撐力、社會傳播力、國際輸出力和政策影響力”五種力量相互作用的結果,我們稱之為智庫創新運營“五力模型”。其中,思想創新力是智庫的核心競爭力,是決定智庫能否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因素。研究支撐力是五力模型的核心,只有扎扎實實做研究,才能不斷迸發出新的思想火花,為國內傳播、國際傳播形成支撐,并最終拓展到對政策的影響力。社會傳播力需要建立多層次的信息傳播機制,是智庫研究成果實現影響力最大化的必經之路。全球化背景下,智庫還需具備國際視野,打造自己的國際輸出力,贏得國際話語權,如此才有可能影響國際的輿論與政策,更好地助推中國的崛起。政策影響力是五力模型的最終歸宿,其他四種力量通過各種途徑,最終均為了實現政策影響力這一智庫的最終目標服務。

      這是一個需要智慧去駕馭的時代。2008年,一場金融危機讓世界經濟遭受重創,在全球經濟陰晴不定的同時,“中國改革經過30多年,業已進入了深水區,容易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日益復雜的世事、國情已經發出了呼喚智庫彰顯能量的時代最強音??梢灶A見,在未來中國和國際的大舞臺上,中國智庫將扮演更為重要的角色。我們真心期待,中國智庫有一天能真正成為中國崛起背后的“第四力量”。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