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ipgkr"><nav id="ipgkr"></nav></dd>
  2. <cite id="ipgkr"><s id="ipgkr"></s></cite>
    
    

    國際人才藍皮書–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14)No.3

    為反映我國留學發展的最新情況和特點,分析我國留學發展過程中的重要熱點問題,我們組織編寫了《中國留學發展報告(2014)No.3》。全書由總報告、調查篇、區域篇、專題篇和附錄五大部分組成。

    總報告從宏觀角度分析了全球留學現狀,展望其發展趨勢,并研究了中國2013年留學發展現狀與趨勢展望,歸納總結出新時期的留學特征:大眾化、多元化、個性化。此外,本報告還重點關注中國留學的未來發展,提出挖掘“留學紅利”,使之轉化為 “人才紅利”,以服務于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總目標。

    調查篇共分三部分: 一是通過問卷調查對中國2013年本科畢業生留學現狀進行摸底性調研分析;二是在全球范圍內對21個國家、37所學校的20876名勞瑞德大學聯盟學生發起民意調查,了解大家對未來大學的憧憬;三是通過對美國公立大學里中國留學生的問卷調查,分析了解赴美讀高校的中國留學生的求學經歷及在校體驗。

    區域篇介紹了中國赴北美、歐洲、大洋洲和亞洲等四大熱門區域的留學生現狀,包括留學人數、專業選擇、留學理由以及相關國家的教育情況、最新留學政策等,為留學人員提供參考。

    專題篇對2013~2014年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進行解讀,對來華留學生學費定價與資助政策改革方向進行探析,對中國赴新加坡留學的SM1、SM2、SM3獎學金獲得者的留學經歷進行觀察,對留日學生的創業模式進行考察,并梳理國內國際學校的發展歷程,最后是深入思考當今留學背后存在的問題,并就中國留學中介機構的現狀、問題與挑戰進行分析研究,評選出2014年自費留學中介服務機構前40強名單。

    附錄提供了2013~2014年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的院校名單,介紹了部分世界名校與熱門專業,并提供我國留學中介機構評估框架與評估指標體系,供廣大留學者和相關人員、機構參考。

     

    經濟全球化是一股歷史性大潮流,席卷世界,順之者昌,逆之者衰。它是人才國際化的根本推動力。過去三十多年,我國主要靠投資驅動;未來三十年,要靠人才驅動才建設創新型國家,因為迫切需要國際化的人才。留學,正是培養國際化人才的“加速器”。

    “游學,明時勢,長志氣,擴見聞,增才智,非游歷外國不為功也?!苯裉斓牧魧W正發揮著古人所謂“游學”的功能。據教育部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出國留學總人數為41.39萬人,比2012年增長了3.58%。自2000年以后,我國出國留學總人數除了在2004年有小幅度下滑外,一直呈上升趨勢,尤其是2007~2012年,連續5年以兩位數的增長速率急劇攀升,直至2013年增速出現顯著回調。這說明留學已從昔日少數精英的選擇變為大眾化的選擇,而且留學選擇也將漸趨理性。

    從人才培養角度講,國際上的教育資源更為豐富,善用其優質資源培養出優秀的中國國際化人才,宏觀層面可以支撐我國的發展戰略。2014年初,商務部預測中國對外投資快則今年、慢則明年或后年即可能超過利用外資的規模。這意味著大量的中國企業正涌向國際競爭舞臺。在此過程中,急需大批具備國際視野、通曉國際規則、能夠參與國際事務和國際競爭的國際化人才。留學,正是培養該類人才的重要途徑。

    在微觀層面,告別盲目跟風,注重理性留學,將其納入人生總規劃,將有助于留學生最大限度地挖掘留學生涯的價值:獲取專業能力、擁有國際視野、增強創新能力、提升心理素質和增進跨文化溝通能力等,從而助力未來的事業發展。

    目前,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留學生輸出國,美國則是全球頭號留學生接收國。有種觀點認為美國為全球培養了人才,事實上美國也從全球攫取了“養分”:2014年美國移民改革法案推出新規——對于在合乎資質要求的美國大學取得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碩士或博士學位的外國人才,只要找到工作,政府可以加快其綠卡辦理的進程,該舉措便是挽留外國留學生中的高精尖人才為本國所用。

    2013~2014年,各國留學新政頻出:加拿大發布國際教育戰略,在資金、簽證方面為國際留學生提供便利,并建立創業區鼓勵學生創業;英國則擴大畢業生創業計劃,調整移民政策,放松對留學生簽證的簽發;法國放寬對攻讀碩士、博士學位留學生的簽證政策,并出臺“人才護照”,給予優秀大學畢業生、創業者、投資者、企業代表等高端人才辦理4年期居留簽證;德國下調了赴德留學的自保金數額,并在中國北京、上海、青島三地實施針對外國留學生的學習能力考試,方便中國留學生就近參考;俄羅斯政府簡化了在俄留學生的工作手續,并增加公費留學生的名額……這說明吸引留學生、延攬留學人才早已上升至國家的人才競爭戰略層面。

    1985年,我國提出“支持留學,鼓勵回國,來去自由”的出國留學方針;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歐美同學會成立100周年慶祝大會上發表講話時又增加了“發揮作用”四字,同時提出“把做好留學人員工作作為實施科教興國戰略和人才強國戰略的重要任務,以更大力度推進‘千人計劃’、‘萬人計劃’,千方百計創造條件,使留學人員回到祖國有用武之地,留在國外有報國之門”。

    近年來,我國出國留學人數與留學歸國人數呈雙向增長態勢。據《中國海歸發展報告2013》預計,未來5年內中國或將迎來回國人數大于出國人數的歷史性拐點,甚至吸引一批在國外工作生活多年、具備豐富經驗的專業人士回流,這可以逐步緩解我國的留學赤字和人才流失?,F象背后的深層次原因是中國的發展進步產生了越來越強的吸引力,廣大留學人員回國創新正當其時,圓夢正當其勢。

    千秋基業,人才為先。三十多年前,鄧小平同志高瞻遠矚地提出:“教育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眹H化人才的培養并不見得都去海外留學,中國教育改革應著力提升高校的國際化水平。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我國在經濟領域引入外資競爭,倒逼本土企業發展;在教育領域引入外資,也將助力中國高校走向世界,與世界教育機構展開競爭。目前,中外合作辦學機構方興未艾,引進了一些國際優質教育資源、引入了部分我國緊缺的專業和先進的管理模式、教學理念,值得我國公辦高等教育改革借鑒。

    長遠來看,中國的“人口紅利”將枯竭,“人才紅利”方可推動可持續發展。面對每年數十萬留學大軍涌向海外,而接收留學生的發達國家又出臺各種政策挽留其中的優秀人才,應該自問:我們能做什么?筆者認為留學作為培養人才的重要途徑,要讓“走出去”的留學生愿意回來,要下大力度“引進來”國外人才為我國所用,要博采國際教育體系之長“本土化”培養我國最需要的人才,這樣才能實現從“留學赤字”向“留學紅利”、從“人才赤字”向“人才紅利”的轉化,促進中國經濟社會的長期可持續發展。

    王輝耀
    2014年10月

     

    目錄

    BI總報告
    B.1新時期的留學特征:大眾化、多元化、個性化
    一 全球留學發展現狀與趨勢
    二 2013年中國留學發展現狀與趨勢
    三 中國留學的未來發展:關注留學紅利

    BII調查篇
    B.2 ?2013年本科畢業生留學現狀調查
    B.3 ?2014年勞瑞德全球學生調查——未來大學憧憬
    B.4 ?中國赴美留學生的在校體驗調查

    BIII區域篇
    B.5 中國留學生赴北美熱門留學國家的留學現狀
    B.6 歐洲熱門留學國家的留學現狀
    B.7 中國留學生赴大洋洲熱門留學國家的留學現狀
    B.8 中國留學生赴亞洲國家(日、韓)的留學狀況

    BIV專題篇
    B.9 ?2013~2014年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解讀
    B.10 來華留學生學費定價與資助政策改革方向探析
    B.11 ?新加坡面向中國學生獎學金項目概況以及獎學金獲得者留新經歷之簡要觀察
    B.12 日本留學政策與留日學生創業模式考察
    B.13 國際學校在中國的發展
    B.14 ?當今留學背后的思考
    B.15 中國留學中介機構的現狀、問題與挑戰

    BⅤ附錄
    B.16 ?世界名校和熱門專業(部分)

    B.17后記

     

    總報告

    B1. 新時期的留學特征:大眾化、多元化、個性化

    摘要:全球學生跨國流動的日益頻繁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一方面,新興經濟體國家中產階層數量的增加以及政府獎學金項目的增多為全球留學產業持續繁榮提供了重要動力,留學已從先前的精英化轉向大眾化。另一方面,隨著留學產業化深入發展,以及經濟危機導致發達國家教育經費大幅削減,使其更加依賴留學生的學費收入,尤其加大了對新興經濟體國家的生源開發。與此同時,隨著科技的發展和全球化的推進,留學正在變得更加廣義,留學類型、方式和渠道日益多元化和個性化。中國作為世界最大的留學生輸出國,本科和高中層次留學生數量增長最為顯著,并呈現出自費生為主,尖子生居多等特征。

    關鍵詞:留學發展趨勢 ?留學人才 ?留學紅利

    一 全球留學發展現狀與趨勢

    (一)全球學生跨國流動速度加快,人數不斷攀高

    隨著全球化進程的深化,特別在進入新世紀以后,全球學生跨國流動速度明顯加快,尤其是接受高等教育的留學生人數增長迅猛,從2000年的2087702萬人次增加到2012年的4528044人次,增長超過2倍(見圖1)。有數據表明,這一增長速度明顯高于全球總體的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數增長速度。從全世界看,國際留學生總量占全球高等教育總在校生人數的近2%,而在許多國家這一比重要高得多,例如,澳大利亞的國際留學生人數占其高等教育在校生總數的18%,英國為17%,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國家的平均值已達到8%(見表1)。

    越來越多的學生選擇到國外接受高等教育,這一方面給留學生接收國引入了大批優質生源,同時有助于提高接收國的高等教育國際化水平。而且,國際留學生也為接收國帶來了可觀的經濟收益,很多國家已明確提出將留學產業納入經濟社會發展戰略規劃。另一方面,作為連接國與國之間科技文化交流和知識成果傳播的重要橋梁,留學生也對來源國的知識創新、技術進步等做出了重要貢獻。盡管全球經濟危機使很多國家教育財政緊縮、個人教育支出削減,但仍有調查表明,國際留學生數量的增長并沒有像很多人預測的那樣受到全球經濟危機的影響,而是依然保持較為強勁的增長勢頭。

    (二)傳統留學大國地位穩固,新興留學地區開始崛起

    傳統熱門留學目的地憑借其優質的教育資源、悠久的教學聲譽和國際地位對國際留學生依然保持強勁吸引力。與此同時,新興留學國家和熱門留學區域中心正在成為越來越受歡迎的留學目的地,尤其受到本區域內留學生的青睞。

    根據2014年9月OECD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2年接收國際留學生人數最多的十個國家分別是:美國、英國、法國、澳大利亞、德國、加拿大、俄羅斯、日本和中國(見表2)。其中,排名前五位的主要留學國家接收了全球將近一半(48%)的留學生。這些數字表明,傳統的留學熱門國家,尤其是美英兩國,依然保持著對國際留學生的巨大吸引力。美國依然是擁有國際留學生最多的國家,根據美國國際教育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IIE)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3年就讀美國高校的國際留學生人數為81.96萬人次,比2012年增長了7.2%。

    但是,隨著國際留學生數量的增加和選擇的多元,五大留學目的國接收的留學生人數占全世界國際留學生總量的比重呈下降趨勢,從2000年的55%下滑到2012年的48%。其中,美國雖然接收留學生數量有所增加,但其接收的國際留學生占全世界留學生總量之比也從2000年的23%下降至2012年的16%。

    與此同時,很多新興留學熱門國家和地區的數量正在逐年遞增,留學的地區選擇更加分散和多樣化。以亞洲為例,作為亞太地區傳統留學目的國,澳大利亞和日本正面臨著來自新興留學國家的挑戰:2012年,中國、馬來西亞、韓國、新加坡和新西蘭共接收了全球6%的留學生。在阿拉伯國家,埃及、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也在加大力度吸引國際留學生,這三個國家所接收的國際留學生數量占全球留學生總數的4%。在阿拉伯國家,阿聯酋(迪拜)已經超過英國,成為阿拉伯地區留學生的第三大留學目的地,僅次于法國和美國。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選擇在本地區留學的學生人數從1999年的18%增長到28%。2012年,南非吸引了22%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的留學生,成為這一地區新興的熱門留學中心。據統計,2013年,馬來西亞接收的國際留學生有12.3萬余名,比2010年的8.7萬人增加了近4萬人,其中赴馬中國留學生從2012年的3800人次增加至2013年的7000人次。

    來自新興經濟體國家政府的資助項目也增長迅速,在推動全球學生跨國流動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以沙特阿拉伯為例,自2005年設立政府獎學金“阿普杜拉國王獎學金項目”(King Abdullah Scholarship Program,KASP)至今,其在美國的留學生人數連續多年保持兩位數的增長,并已成為美國第四大留學生來源國。作為世界石油儲量最大的國家,沙特阿拉伯在過去的二十年間經濟發展迅速,積累了大量財富,也因此加大了教育投入,高等教育普及率顯著提高。僅在2000~2010年,沙特阿拉伯輸送的留學生人數增長了三倍,目前已成為中東地區遙遙領先的留學生輸出大國。截止到2012年,有三分之二出國接受高等教育的沙特阿拉伯留學生得到政府資助。美國則是沙特阿拉伯最大的留學目的國,高達40%的沙特學生選擇留學美國。

    作為世界第六大經濟體的巴西,近年來由于受到政府獎學金的激勵和私人財富的增加等因素的影響,留學生數量增長迅速。盡管高等教育普及率比起其他新興經濟體仍相對較低(35%),但在過去十年間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數增長超過三倍,而出國留學的人數也隨之有較大增長。美國也是巴西的主要留學國家,三分之一的巴西學生選擇留學美國。2013年有將近1.1萬名巴西學生在美留學,比2012年增長了20.4%,巴西逐漸成為美國主要生源國之一。

    (三)本科層次國際留學生數量增長迅速

    本科層次留學生人數增長迅速是2000年以來全球學生流動的最顯著趨勢。本科留學生人數的增長成為帶動全球留學生數量增長的重要力量,尤其是資金充足的本科留學生數量越來越多。這一方面得益于主要生源國(例如中國)的經濟發展和財富積累,另一方面,一些國家獎學金項目的增加(例如沙特阿拉伯)也使得這些國家出國接受高等教育的留學生人數激增。此外,由于受到經濟危機的影響,國家對高校財政的大規模削減使得很多高校(尤其是公立大學)開始采取積極的招生政策以擴大對國際學生的招生規模,而來自新興經濟體國家的資金充足的本科生是最受青睞的海外生源。2013 年,美國國際教育協會的調查數據顯示,參與調查的美國高校中有99%的都將更多的可用資源投入于從東亞及南亞以招收國際留學生,主要目標是中國和印度。另據美國一家教育咨詢公司報告顯示,除中國和印度外,另一些新興經濟體國家如巴西、越南、沙特阿拉伯和墨西哥等也是美國高校招生的重要目標和潛在生源市場。

    據美國國際教育協會的調查顯示,2011~2012學年,在美國就讀本科層次的留學生人數為309342人,已超過當年研究生層次的留學生人數(300430人)。而2012~2013學年,本科層次留學生人數為339993人,接近美國留學生總量(724725人)的一半,比2012年增長了近10%??梢?,在美國,本科留學生已成為拉動留學增長的重要動力。然而相比其他熱門留學國家,美國的本科留學生人數占本科總在校生人數的比重還相當小。2012年,英國本科留學生占其本科在校生總人數的13%,澳大利亞這一數字則高達24%,加拿大為7%(見表4)。這與英國和澳大利亞兩國一直以來實行積極的招生政策和實踐是分不開的。有調查表明,2004年到2012年間,英國和澳大利亞兩國的本科留學生人數增長超過60%,英國從2004年11.48萬增加到2012年的19.87萬,澳大利亞則從2004年的12.05萬增加到2012年的19.2萬。澳大利亞的本科留學生人數最多:2012年,該國有五分之三(60%)的留學生是就讀本科層次的留學生,占該國本科在校生人數的24%。

    詳見本書,在線閱讀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视频-av在线观看